云碧露觉得自己根本就招架不住这样的皇逸泽,太猛烈了。

  可是就算是如此,她也努力回应着皇逸泽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云碧露发现,她的身子竟然格外的敏感,而且她对皇逸泽也是有渴求的。

  一夜,恩爱无比,缠缠绵绵,皇逸泽和云碧露更加贴近。

  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,皇逸泽才放开云碧露。

  看着她疲惫的神色,怜爱的吻了吻她的额头。

  他抱着云碧露清洗过后,穿上睡衣,悄然去了婴儿房,看看自己的儿子。

  皇逸泽看到儿子后,清冷的眉眼都带上了柔和的光芒。

  他每天晚上都会过来抱抱孩子。

  他会和孩子多亲近的,他才不会像自己的父亲那样,冷漠的让儿子心凉。

  只是想到他的父亲,皇逸泽还是有些伤感的。

  但这种伤感也是转瞬即逝,生老病死都是人之常情,他所要做的就是珍惜现在,好好生活,然后好好做一个父亲。

  这孩子一个月后,张开了些,真的是非常好看,容貌像他比较多,只是眼睛像碧露,如一汪碧水一样,最是动人。

  ……

  六月底,顾依依毕业了,又到了分别的时候,这个季节学校也很热闹。

  大家也开始照毕业照了。

  毕业季,真的让大家很不舍,无论四年的大学生活如何,再分开的时候,对这所大学都有莫名的情感,不舍,回忆起来,更多的都是美好的记忆。

  对顾依依来说也是这样,大学的生活格外美好,记忆里都是唯美纯净的场景。

  最最重要的是,这里有白子寻。

  她在学校里认识了白子寻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顾依依穿着学士服,和老师同班同学照合照,然后再照全校毕业生的照片。

  大合照照完了,就是自由照相的时间。

  很多人都拿着手机照相机,开始拍照,要留下在大学的记忆。

  顾依依穿着学士服戴着学士帽,让白子寻给她照相。

  白子寻陪着顾依依在校园里走着,在很多场景的地方,给顾依依抓拍。

  给顾依依拍了很多照片,顾依依又跟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照合影。

  白子寻的相机里拍下了很多很多的照片,当天晚上和顾依依回宿舍后,开始整理压缩成一个文件,也发给顾依依的那几个同学。

  在白子寻忙碌的时候,顾依依一个人安静的坐在落地窗前,看着外面的景色。

  白子寻忙完,回头看到这样安静的顾依依,担忧的上前问道:“依依,怎么了,今天不是还挺高兴的吗?”

  顾依依转头看着白子寻,伸开手。

  白子寻知道,顾依依这个动作,就是要抱抱。

  他蹲下身,将顾依依抱在怀里。

  顾依依这才开口道:“子寻,都说六月季,毕业季,也是分别季,总觉得很不舍,有些伤感的感觉,大家各奔东西,以后还不知道会不会再见面。”

  白子寻不知如何安慰顾依依。

  他想自己以前大学毕业的时候,是什么感觉?

  好像并没太多的印象,因为那时候毕业后也直接保送研究生。

  也或许,女孩子的感情总是丰富的,对于离别会格外伤感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