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清竹淡淡苦涩开口道:“你知道我的情况,既然无力再爱,选谁不也一样?何况是家族所选的。”

  夏君子浩刚要说什么,似乎听到了脚步声,他回头看去。

  看到谢嫣儿这样一幅出水芙蓉的样子,她身姿纤盈的轻轻走来,美眸清澈如水,带着温暖而又羞涩的华光,肌肤如雪,唇瓣嫣红。

  她缓缓一笑,整个人仿佛待放的莲花,带着少女的清丽之色。

  夏君子浩神色微有些恍惚,曾经的那个小女孩也长成大姑娘了,今年上大一,那就应该是十八岁了吧!

  原来不知不觉过了这么久。

  夏君子浩只是一瞬间,便恢复了冷静的神情,他目光如雾一样看着谢嫣儿。

  谢嫣儿被她的浩哥哥看着,有些不自在,自己脸上难道有什么?

  夏君子浩淡冷的道:“头发怎么湿着?”

  “我……我没找到吹风机。”

  还是这时候温清竹轻声道:“看你严肃的样子,把小姑娘都吓坏了,关心人就关心人,你这样,别人怎么会知道。”

  谢嫣儿尴尬的站在原地。

  温清竹开口道:“小姑娘,你别怕他,他为了你的感冒,专门将我找来,说明也是足够在意你。”

  谢嫣儿听了这些话,再去看夏君子浩,眸光盈动若水,含着明媚春光。

  所有的尴尬也消失了,此时她的眼底只有她的浩哥哥。

  林婶对夏君子浩弯了弯腰,“君殿,是我的过错,我没照顾好姑娘。”

  “没事的,我洗完澡洗完头发,经常风干。”

  夏君子浩似有无奈的揉了揉眉心,清润道:“你先过来,让清竹给你检查一下。”

  谢嫣儿乖巧的走了过去坐下,温清竹给她把脉看了下,道:“无妨,你不用大惊小怪,她只是受凉了,风寒入侵,还不算是感冒,这两瓶药我留下,让她吃两天就会没事的。”

  “嗯,让你辛苦一趟。”

  温清竹别有深意的看了眼夏君子浩,“也不算事白跑一趟,至少我看到了一个重要的人,不是吗?”

  说着,他将目光落在谢嫣儿身上。

  谢嫣儿不懂也不知道要说什么,只能努力得体的笑着,“谢谢温医生给我看身体。”

  “不谢,我和子浩从小一起长大的,他焦急让我来,我怎么也要跑一趟。”

  夏君子浩站起身,无奈道:“你的话太多了,你还要准备婚礼的事情,要忙的事情很多,我送你。”

  温清竹知道他这是不想让他多说,不由的文雅的笑了笑,刚刚怎么不想着他忙了?

  他饶有趣味的看着夏君子浩和谢嫣儿。

  夏君子浩拿起外套,送温清竹。

  谢嫣儿不明所以,这个温医生是和浩哥哥一起长大的吗?为什么她小时候没见过。

  她好像其实对浩哥哥身边的事情知道的很少。

  不一会,夏君子浩回来了,他将两瓶药打开,拿出药片来递给谢嫣儿,又让人倒来温水。

  “水温正合适,将药吃了。”

  谢嫣儿刚将药吃下去,喝了几口水暖了暖肚子,肚子就开始饿的咕噜叫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