袁双蕊的话很自负,或许是用这样的方式来提高她自己的自信心

  其实内心里,她是不安的,她整夜做梦,都会梦到少年的秦淮翎,他站在那里质问她,为何要这样对他

  她回答不上来,同龄的她和秦淮翎,她就比他成熟许多,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,知道在利益下,她什么都能割舍

  所以她对秦淮翎毫不犹豫的舍弃,狠心的对付,她那会只是没想到,他还能活下来

  袁双蕊的话,自然而然被暗线之人传到了秦淮翎的耳朵中

  秦淮翎很淡然的道:“她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”

  “少爷,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?”

  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我之所以在她面前露面,就是为了逼她动手,这样,我们便可抓住她把柄”

  某属下还是不太明白

  秦淮翎在桌面上将棋子一放道:“她袁家不是想将秦家掌握在手里吗?难道我们秦家就不能反过来掌握袁家?”

  某属下有些不敢相信,毕竟一头老虎吃一头象,能吃进去吗?

  “无筝,你现在虽然不明白,但过段时间,你就会明白过来的”

  “是属下愚钝”

  “你虽然愚钝,但是这么多年忠心耿耿,对我交代的事情也完成的很好,所以我将这件事交给你去做,很放心”

  “属下定不负少爷的期望”

  “恩”

  待无筝出去处理事情了,秦淮翎便给谢黎墨打电话,“对方准备出手了”

  谢黎墨悠然道:“很好,如果需要帮助,尽管开口”

  “不用,这次我自己来处理,我的私人恩怨也该了结一下”

  “好”

  白瑶瑶从初二开始,就一直等着段炎昊来接她,可是几天了,一直没等到,她也不急不恼

  不知为何,她骨子里就是相信段炎昊,知道他一定是因为有别的事情,所以没来

  这段时间,白瑶瑶就安心陪着云碧雪,她本身厨艺就好,每天闲着没事,就鼓弄着,给云碧雪做好吃的

  虽然是七八天的时间,但云碧雪却明显感觉自己食欲大增,一点点胖了起来

  有白瑶瑶在家陪着云碧雪,又有很多影卫守着,谢黎墨才能安心出去处理别的事情

  晚上,谢黎墨也只是规规矩矩的抱着云碧雪,哪怕有时候抱着她,闻着她身上的幽香,情动的厉害,他也不乱动

  倒是云碧雪没注意,有时候在谢黎墨怀里磨蹭几下,找个舒适的位置睡觉

  可是她一动,对谢黎墨简直就是折磨,谢黎墨幽叹道:“阿雪,怪,别乱动,你一动,我全身就泛疼”

  云碧雪紧张起来,“你怎么全身疼呢?”

  谢黎墨摸着她的头,“都说一孕傻三年,还不明白吗?”说着谢黎墨便按着云碧雪的手往下

  云碧雪一个激灵明白过来,赶忙抽手朝里面躺着,再不敢乱动

  谢黎墨深深吸了口气,看着被窝外云碧雪雪白的肌肤和锁骨,只觉得火热一直往上窜,怎么都压不下去

  他只能起身去浴室,自己冲个凉水澡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