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君子浩藏在墨镜下的眼眸带上了一丝轻浅的笑意。

  嫣儿最动人的地方就是眼睛,她的眼眸灵动无比,仿佛会说话一样。

  所以她的想法,若是不刻意隐藏的话,他是能看懂的。

  可是偏偏他戴着墨镜,谢嫣儿就看不到他的神色,不知道他的真实想法。

  谢嫣儿就扭捏的站在那,低着头,不说话。

  夏君子浩笑了下,伸手轻轻牵住她的手,就像小时候一样,牵着她走路。

  但是这会牵着手的感觉,跟小时候完全不一样。

  而且他握住她手的时候,那种触感传递过来,让她的心悸动了起来。

  这种悸动也完全不可控制。

  这种感觉很美好,不一会,她手心都出汗了。

  但是就算是出汗,她都舍不得放开这只手。

  她想起了夏欣岚之前在宿舍里读的一首诗,有一句是这样写的,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  真的是很美,光听这句话的时候,没什么感觉。

  可当真正和自己喜欢的人牵手的时候,就有感觉了。

  夏君子浩感觉谢嫣儿安静的不太对劲,低头轻声问道:“不舒服吗?”

  谢嫣儿连忙摇头,“没有,没有,我们进店里看看吧!”

  谢嫣儿随意指了指旁边的衣服店,夏君子浩便陪着她走了进去。

  保镖在后面跟着,目光不时的扫视周围,他要负责观察周围的安全。

  进了里面的店铺,夏君子浩松开她的手,道:“去看看,有喜欢的先试试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店很大,谢嫣儿从这边绕过那边,夏君子浩便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等着谢嫣儿。

  谢嫣儿走到店铺的东面时,听到了几个尖锐的声音。

  “陌秋惜,这件衣服是我们看上的,怎么你还想跟我们抢,不成!”

  “就是,陌秋惜,你别以为温少能娶你,就是喜欢你,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,麻雀就是麻雀!”

  一个温和平静的女子声音响起,“你们若是喜欢这件衣服,那就给你们买好了,我再看别的。”

  “陌秋惜,你什么意思?你是麻雀,我们任子莹才是真正的大小姐,请你说话注意点……”

  尖锐的女子声音落下后,陌秋惜就被推倒在地。

  谢嫣儿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。

  她完全看不下去这两个女人欺负一个女人。

  她从小受的教育,根本就看不得这样的情形。

  她上前一步大声道:“你们做什么欺负她。”

  说着,谢嫣儿就要伸手将这个陌秋惜给扶起来。

  “你是谁?管我们的闲事?”

  “难不成是她的帮手?穿的倒是挺寒酸的。”

  ……

  谢嫣儿听着眼前两人尖酸的话,忍不住开口道:“人家温少选择的是陌秋惜,你们妒忌就说妒忌,当然妒忌也没用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怎么还想打人不成?”

  那两个女人确实想动手,她们爱慕温少爱慕很久了,本也可以有机会嫁进温家的。

  之前温夫人还办了场家宴,谁也没想到半路出现个程咬金,就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陌秋惜被温少选中。

  听说,是这个陌秋惜不要脸,说喜欢温少,才让他选她的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