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秋惜的语气很柔和,似乎也很满足。

  谢嫣儿能听出来,她的话语里带着那小心翼翼的欢喜和爱。

  如果温清竹无法爱的话,陌秋惜一个人去爱的话,两人到底会如何生活?

  她虽然不理解,但是陌秋惜说,温清竹对她其实是很好的。

  平日对她细心温柔。

  但是谢嫣儿知道,那是宠不是爱。

  谢雅儿再想到自己,她也会怀疑她和夏君子浩到底是怎么个情况。

  夏君子浩对她是习惯的宠,还是有感情呢?

  她总觉得是有感情的,否则他那晚不会那么吻她的。

  夏君子浩叫了谢嫣儿好几声,她都没听到。

  “嫣儿,你怎么心不在焉的,在想什么?”

  谢嫣儿回神后,发现夏君子浩正在车边等着她,她赶快跑过去,“我只是在想陌秋惜的事情。”

  夏君子浩自然知道她在担心什么,今天早晨在餐桌上的时候,她还说起她昨晚跟陌秋惜打电话的事情。

  如果他从温清竹的角度去看,有个人陪在温清竹身边也挺好,总比他心冷无情的好。

  就算是去宠一个人,也能让他忙起来,不至于沉浸在过去的一些事情里。

  谢嫣儿上了车,忍不住问夏君子浩,“浩哥哥,你觉得秋惜怎么样?”

  “除却身份背景的话,很适合温清竹。”

  谢嫣儿撇嘴,“只是适合吗?”

  夏君子浩笑了笑,“那你想怎样?我们改变不了两个当事人的想法,所以你也就别操那么多的心了,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,你应该祝福他们。”

  谢嫣儿点了点头,她知道夏君子浩说的对,但是她总能通过陌秋惜想到自己,所以内心有太多感慨和唏嘘。

  谢嫣儿叹了口气。

  夏君子浩看着她这个样子,有些担心,“好端端的为什么叹气?”

  “浩哥哥,你说我们也会像他们两个那样吗?”

  听到这句问话,夏君子浩神色一变,自然明白她话中的意思。

  他知道,今日若是不说些什么,这丫头一整天都会纠结的。

  “嫣儿,我们跟他们不一样,你懂吗?”

  夏君子浩说这句话的时候,侧目看向谢嫣儿,他的眼底泛起了很多的情绪,那里面的在意也是很明显的。

  谢嫣儿能看到他的在意,脑海里那些愁绪仿佛一下子就消失了。

  不一会,两人到了温家别墅外。

  温家不是帝都老牌的那种世家豪门,但是也有它的底蕴,自从帝都环境改换后,他们温家发展也很快,因为温家从老爷子开始钻研医术,到温清竹这一代,全国各地都开了很多家的连锁医院。

  今日温家的婚礼,并没有大办,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家宴,举行简单的仪式,算是跟亲朋好友公布一下。

  谢嫣儿挽着夏君子浩的手臂走进去,保镖在两边护着开路。

  有的人认识夏君子浩,看到他到来后,身体都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,这毕竟也是一国的君王,手里掌握着生杀大权。

  也有的人不认识夏君子浩,他虽然是君王,却很少在媒体露面,比较神秘,有人不知道也是正常的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