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于他的亲生父亲,康王夏君炎汀,一心只为爱情。

  所以,夏君子浩还是跟夏君炎黎关系更像亲生父子。

  夏君炎黎后来也结婚了,娶了一个温婉的女子,也有了个儿子,叫夏君子熙。

  夏君子浩一进黄王宫苑,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欢快声。

  夏君子浩神色也放松了下,他还是喜欢这样带着热闹欢快气息的氛围。

  夏君子熙今年才七岁,看到了夏君子浩,高兴的就跑了过来,“哥哥,你都好长时间没来看我了。”

  夏君子浩将手里的玩具给了子熙,“子熙真听话,哥哥最近太忙了,以后多来看你。”

  夏君炎黎看到他,也是慈爱的笑着。

  书秋雯看着夏君子浩,目光里也露出真心的喜爱之情,“浩儿来了,看看都瘦了,今天我亲自下厨,做你爱吃的菜。”

  夏君子浩心里泛起一阵温暖,“书阿姨,别太忙活了,你钥匙累着了,我爸该心疼了。”

  书秋雯脸一红,笑了下,“你呀,就是打趣你书阿姨,天这么冷,快进屋吧!”

  “好。”

  夏君子浩也只有在这里才能感受到家的氛围,才能好好放松一下。

  但是他也不能太过频繁的过来,因为他担心,若是他对于什么太过关注的话,某个人会对他们不利。夏君子熙在玩,夏君子浩和夏君炎黎进了茶室。

  夏君炎黎心疼的看着夏君子浩,叹了口气道:“浩儿,是不是她有对你做什么了?”

  这个她,两人都知道是谁。

  夏君子浩身体僵硬了下,“没有,只是还盯着我。”

  他的那位母亲,“死而复生”,却没有夏君炎黎口中的那么善良温婉,好像跟变了一个人似得,掌控欲极强。

  而他的亲生父亲偏偏是个情痴,对那女人深信不疑。

  甚至口口声声说他当年对不起他母亲,要补偿,无论那女人做什么,他都不会反对。

  他觉得他的父亲是痴了疯了。

  他反而觉得这里是他的家,书阿姨虽然不是他的母亲,但是她却像母亲一样真心待她。

  这就是对比,所以夏君子浩甚至都觉得悲哀。

  而且他的身体之所以有那些问题,也是他母亲弄的。

  夏君炎黎摇了摇头,给夏君子浩倒了杯茶水,道:“浩儿,有些事情,要徐徐图之,不可操之过急。”

  “爸,我知道,我在找最好的机会。”

  “嗯,我听说了,你将一些娱乐场所关了,是为了一个女孩?”

  夏君子浩被自己的父亲问道,脸色微微一红,“嗯。”

  夏君炎黎看他承认,一猜就知道,“是她,对吗?”

  夏君炎黎是知道的,这个儿子,二十多岁了,但是感情所系唯有一个人。

  只不过五年的克制分别,倒是为难这孩子了。

  夏君子浩点头,“嗯,爸,是她,她来的太突然,我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,我好像让她难过了。”

  夏君炎黎深深的看了眼夏君子浩,“我猜呀,你可能还是没控制好自己的心,否则也不会留她过那几天。”

  夏君子浩想到任性的谢嫣儿,忍不住笑了,眉眼都带上了笑意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