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君子熙一听吃饭了,高兴的从夏君子浩怀里爬下来,牵着夏君子浩的手道:“吃饭了,哥哥,桌子上肯定有你爱吃的。”

  夏君子浩恍惚了下,看着自己的手,嫣儿小时后,他也是这样牵着她,走过了很多很多的路。

  那时候,他愿意将最好的给嫣儿。

  真奇怪,那会他虽然年纪小,却懂得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

  夏君子浩被夏君子熙往前拉着,笑了笑,蹲下身点了点夏君子熙的鼻子,“也有你爱吃的,要多吃,不能挑食。”

  中午吃饭,四个人其乐融融的,一家人很温暖。

  夏君子浩再想到自己那个辛苦的亲生父亲。

  果然,如果有一个贤惠好的妻子,家庭环境和氛围都不一样。

  所以,他觉得,也许自己的好朋友温清竹娶了陌秋惜是对的,那是适合他的女子,温婉贤惠。

  夏君子浩有太多要忙的事情,吃过午饭,下午就离开了。

  他一直让自己忙到很晚很晚,才回宫殿睡觉。

  只有这样,他回来的时候,才不会感觉心里特别的空旷。

  夏君子浩洗刷完后,并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床上睡觉,而是如往常一样来到谢嫣儿睡过的房间,在床上坐了一会,才回去睡觉。

  夏君子浩难得失眠了,一晚上全是最后谢嫣儿离开时那幽怨的眼神。

  他坐起来,深深的呼吸着,心里闷的疼痛。

  ……

  谢嫣儿坐飞机回到了无名州,她没给夏君子浩打电话说自己回来了。

  而是给陌秋惜说了一声,自己回家了。

  她想着还有几天才过年,她又去了g国看闺蜜夏欣岚。

  陌秋惜和谢嫣儿通完电话后,有些沉默。

  她能看出来,君殿对嫣儿真的很好,可听嫣儿的话,好像不是那么回事。

  具体又是怎样的呢?

  嫣儿刚刚还赌气的说,都没给他报平安。

  自从她和温清竹那一晚有亲密接触后,这三天,他都很忙,他们再无那样的亲密接触。

  她真的有一种两人缺了什么的感觉。

  但每次,她心中产生这种感觉后,都会自我催眠,告诉自己,要知足,要记得最初两人在一起的那种感觉。

  大学时,也是温清竹给了她那些美好的回忆。

  温清竹有时候值班,晚上会回来的比较晚,无论多晚,陌秋惜都会等着他,然后按着他的习惯,算好时间,给他做好夜宵。

  这样,每天他回来就有热饭吃。

  温清竹总是说不让她那么累,可是她也只能为他做这些。

  这一天,她等着温清竹下夜班回来,跟他说了下谢嫣儿的事情。

  温清竹点了点头,然后给夏君子浩打了个电话。

  夏君子浩嘴角勾起苦涩的弧度,“她现在估计生我气,不愿意给我打电话。”

  “她才十八岁,任性点也是正常的。”

  “她任性可以,我只怕她不开心。”

  夏君子浩的声音带了一丝的惆怅。

  顿了下,他问:“明天休息吧?”

  温清竹温和的道:“嗯,休息,不上班。”

  “那今晚陪我喝几杯吧!”

  “好。”

  温清竹跟陌秋惜说了几句,就拿着外套离开了。

  陌秋惜看着桌子上还没吃的夜宵,叹了口气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