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秋惜吃着鱼,突然就觉得没什么味道了。

  不过温清竹好不容易陪她出来,她可不能闹情绪。

  很快,陌秋惜就将心底的这些情绪掩盖住。

  温清竹并没注意到刚刚陌秋惜那一瞬间伤感的情绪。

  他的视线落在外面,马上就要过年了,时间过的真快。

  温清竹的神色也有些恍惚,似乎想到了很多事情。

  恍惚都过了几年,但是有些事情,他真的无法释怀。

  陌秋惜看着温清竹不说话,顺着他的视线看外面,广场上好像有一则广告,那是国际顶端化妆品广告,用的是国际一线艺人代言的。

  那种化妆品,她以前只听说过,后来她知道,温清竹的母亲很喜欢用这种护肤品。

  “清竹?”

  陌秋惜叫了他好几声,温清竹才回过神来,“秋惜,怎么了?”

  陌秋惜奇怪,温清竹为什么一直盯着外面那看。

  温清竹回神后道:“秋惜,你嫁给我后,今年要陪我一起守岁过年了。”

  陌秋惜点了点头,只要有温清竹在身边,她就很开心。

  吃完饭,温清竹带陌秋惜往外走,刚要上车的时候,陌秋惜明显感觉到了,温清竹不知道看到什么,他全身变的僵硬了起来。

  陌秋惜到处去看,并没看到什么。

  “清竹?”

  陌秋惜叫温清竹的时候,并没有让他听到,她伸手去抓温清竹的手,发现他的手很冰凉,很僵硬,跟平日握她手的温度不一样。

  陌秋惜都打了一个哆嗦,用力的握了下他的手,“清竹,你怎么了?是不是身体哪里不适?”

  也许是陌秋惜的话,让温清竹回过神来。

  他看向陌秋惜,神色带着雾色,不同于平日的温润柔和。

  陌秋惜感觉这样的温清竹有些陌生,她的心口一颤,“清竹?”

  温清竹看清陌秋惜,目光渐渐温柔了起来,他摸了摸陌秋惜的头,“我没事,想去逛逛广场吗?带你去转转?”

  陌秋惜本来是想去的,但是她现在心理有些不安,总感觉刚刚的温清竹似乎有什么心事。

  她想,还是回去吧,“我们还是回去吧,明天一早你又要上班,晚上你好好休息。”

  陌秋惜的体贴,让温清竹很是动容,他温声道:“好。”

  晚上回去后,洗刷完,陌秋惜先上床睡觉。

  她以为今晚温清竹也会很早上床,可是她等了很久,他都没回卧室。

  一直到晚上十点,陌秋惜太困了,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醒来,吃早饭的时候,她看到温清竹眼底有黑眼圈,还有红血丝,“清竹,你昨晚是不是没睡好?”

  “嗯,白班和夜班倒着,白天睡了,可能一时间生物钟没适应。”

  陌秋惜拿出眼药水来,给温清竹道:“这是你给我准备的,我给你滴上,眼睛会舒服一些。”

  温清竹握住陌秋惜的手,目光很深,嘴唇动了动,似乎想说什么,终究还是没开口。

  陌秋惜从来都不是追问到底的人,她想,无论是什么事,清竹想告诉她肯定会说,不想告诉她,她就算是问了,他也不会说的。

  所以她安静着给温清竹滴眼药水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