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人知道,温清竹的心是有多么的不平静,心跳都在加速。

  那种本以为的遗忘,在看到这个人时,所有的记忆一下子都清晰了起来。

  那些过往那些记忆,如火车一样呼啸着而来,都让他接不住。

  他和她的眼神在空气中对视着。

  冷婉情的美丽眼眸也带上了水光,盈盈而动,似泣似诉,毕竟相爱过,很深的爱过,再见,那种被刻意压制住的情感,怎么都藏不住。

  一个眼神,不用任何话语,就能表露出来。

  过了许久,还是温清竹先回过神来,喉咙干涩的再次问了一遍,她是哪里不舒服。

  冷婉情将帽子和口罩都拿了下来,也有些紧张的道:“我的心口会不时的疼,因为想一个人而疼,我也会失眠,头也会疼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所以来看医生。”

  冷婉情的话一语双关,里面带着很多含义,而温清竹是聪明的,自然也听出了什么来。

  温清竹听到这句话,心口似乎疼了起来,曾经,他将她呵护在手心里,疼着爱着宠着,不让她受一丝的委屈,不让她有一点地不开心。

  哪怕她闹脾气任性着,温清竹也好脾气的纵容着她。

  她后来的离开,确实是挖了他的心。

  再后来他刻意的遗忘,但是当她说出,她心口疼,她失眠睡不着的时候,他还是忍不住担心了。

  温清竹抬头看了眼冷婉情,这会将她清晰的容颜都看清楚了。

  他用了极大的自制力才克制住自己,他平静的道:“我给你开几服药吧!”

  冷婉情嘴角勾起一个苦涩的弧度,将手伸了过去,“你不替我把脉,就给我开药吗?”

  温清竹确实也是会把脉看诊的,他没理由单独拒绝冷婉情,不给她仔细看。

  温清竹还是伸手碰触到了冷婉情的手腕处。

  等把脉后,他也松了口气,她并没什么大的问题,只是忧思过重,没休息好而已。

  温清竹给冷婉情在病历上写了几样药,让她去药室拿药。

  冷婉情没拿病历,只是看着温清竹,簌簌的落泪。

  温清竹看着她的泪,脸色沉着,紧绷着,目光很复杂。

  “清竹,你真的要跟我装作陌生人吗?”

  “清竹,你要对我这么狠心吗?”

  ……

  温清竹叹了口气道:“婉情,你想让我怎样?”

  “我回来了,回来了。”

  温清竹被这句话冲击的有些回不过神来,他曾经一直在等,以为她会回来,可是她从来没有联络他一句,就那么狠心的再没回头。

  直到爷爷重病,他娶妻,可是就这样短的几天,差了这样几天,她却回来了。

  温清竹喉咙哽了哽,“可是婉情,你我都不是曾经的你我了,我也有了妻子,你回来了,能做什么呢?”

  冷婉情哭的更加厉害了,“可我放不下你,可我爱你,清竹,你也是爱我的对吗?”

  温清竹身体紧绷着,感觉呼吸有些闷,没回答冷婉情的话。

  “清竹,当初是我不对,我不该转身离开,可我离开你,我也不好受的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