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,也是温清竹做的饭。

  晚饭,是两人一起吃的,他们都不跟中午那样拘束了,相处反而更加的融洽,似乎有一些情愫在涌动着。

  温清竹给陌秋惜布菜,陌秋惜也会夹给温清竹吃。

  两人之间的氛围第一次这么温馨动人,仿佛再无之前的那些隔阂一样。

  这时候的温清竹,眼波带着浓浓的宠溺光芒,有些东西仿佛去除了一层纸,变的清明了起来。

  吃完饭,陌秋惜靠在温清竹的怀里看电视。

  看了会电视,陌秋惜有些困了,靠在温清竹的怀里,似乎要睡觉的样子。

  温清竹好笑的看着她,轻轻的将她抱起来,准备送到卧室睡觉。

  可是温清竹一动,陌秋惜就醒了。

  温清竹低头看她,温声道:“醒了?困了就去卧室睡觉。”

  陌秋惜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“我睡着了吗?”

  这样迷糊的陌秋惜,简直可爱的不行,让温清竹的心都泛起一阵阵的涟漪。

  “嗯,睡着了。”

  温清竹都忍不住怜爱的给她理顺头发。

  陌秋惜能清楚的感觉到,她正被温清竹温柔的对待着。

  她这会倒是清醒了,“我去洗个澡,然后睡觉。”

  ……

  陌秋惜去了浴室后,温清竹才拿起手机,走到走廊处,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冷婉情一下午都焦虑不已,晚上更是没睡意,这会接到了温清竹的电话,激动的都不行,她赶快接起来。

  “喂,清竹吗?”

  冷婉情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的很温柔,而且带着一丝丝的颤音,让他知道,她的心。

  冷婉情本就是演员,很多情绪都能拿捏到位。

  但是温清竹根本就不会去关注这些。

  一下午也让他想清了很多事情,无论感情如何,很多事情都变了,几年都过去了,他和冷婉情都不是曾经的他们了,就算是在一起又能如何?

  变了就是变了,他们回不到当初了。

  温清竹决定要和冷婉情说清楚,“婉情,你以后不要联系秋惜,你会吓着她的。”

  冷婉情一听这句话,脸色就阴沉了下来,“清竹,你在维护她对吗?你爱的是我,你为什么要维护她。”

  温清竹很平静的道:“婉情,你难道还看不清吗?你现在对我来说是一个外人,而秋惜才是我的妻子,是我的家人,我只是希望,你不要去打扰她。”

  “呵,清竹,你对我真是残忍,曾经你说爱我护着我的时候,都成过去了,你难道忘了?”

  听着手机那头陡然一高的声音,温清竹很是无奈。

  他内心叹了口气,婉情的性子变了,她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,几年前,她的这种性格还没体现出来。

  “婉情,你难道真的要让我说出当年你的那些话吗?当年你才是最残忍的,是你不要这段感情的。”

  冷婉情还想爆发,突然被温清竹的话给噎住了。

  “清竹,当年确实是我不对,可我不是回来了吗?我还爱你呀!”

  温清竹听着这句话有些累,“婉情,你难道不明白吗?有些东西不是你理所当然的不想要就不要,想要就要,生活不是你演的戏,你懂吗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