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静曼看着自己儿子脸色变了,放缓语气道:“昨天下午婉情那孩子跟我联系了,她哭的挺难受的,那个孩子这些年也不容易,你不也喜欢着她,你们谈了那么多年……”

  温清竹听不下去了,“妈,以前是以前,现在是现在,我和她回不到过去,还有,秋惜的电话号码是你给她的?”

  秋静曼在儿子眼神的逼视下,不得不点了点头。

  温清竹头疼的看着自己的母亲,都有些生气,“妈,你怎么能将秋惜的手机号给她呢!”

  “我只是想着,你可能不好意思跟秋惜说,让婉情跟她说也一样。”

  “妈,秋惜将你当母亲一样看待,那么的信任你,你可真是……你让我说你什么好。”

  “儿子,妈是真的替你着想,你看你之前和她分开那段时间,伤心成什么样,你从不酗酒,那天却喝的差点胃出血,你半年都没有一个笑容,我和你爸都看在眼里……”

  秋静曼絮絮叨叨的说着。

  温清竹被自己母亲的话带到了那些回忆里,神色有些低落,怅然,“曾经是爱过,不过那都是过去了,我现在只想和秋惜好好的生活,她是我的妻子,也是我的责任,无论你们承不承认她,她都是我的妻子,妈若是不喜,以后就不要来这里了。”

  秋静曼这下子生气了,儿子养这么大,有了媳妇忘了娘吗?

  “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就为了一个秋惜,都不顾妈的脸面吗?我和你爸辛辛苦苦将你养育这么大,你就为了那么一个女人。”

  “妈,她是你儿媳妇。”

  秋静曼知道自己儿子固执,有些话也打住了,尽量语重心长的道:“行,你的话,妈反驳不了,但是你要想想,在帝都这样的环境下,她一个没什么特长,没背景的人,别人不笑话你?”

  “你们看的是背景看的是家世,不懂她的好,我懂就行了。”

  “冷婉情呢,你之前都因为她不想恋爱,如今她回来了,你却说回不去,你就算是赌气,也要有个时间,婉情的时间也很紧,她说了,为了你愿意退出演艺圈。”

  温清竹手中的动作一顿,演绎对冷婉情来说有对重要,他是知道的,这句话,他从母亲这里听来,也是不信的。

  秋静曼和自己儿子争执了一会,也没个说法,还是将汤留了下来,离开了。

  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,温清竹道:“妈,管家是你安排的人吧,别再监视我了,你带回去吧,你就算是不带回去,我也会辞退她。”

  秋静曼脸色僵硬着,什么也没说,离开了。

  ……

  无人知道,陌秋惜早就醒了,她本来要下楼的,却看到了温清竹的母亲。

  本来想打招呼的,却不小心听到了他们的对话。

  他们好像说的很认真,并没发现她的存在。

  陌秋惜的心口一跳一跳的,她赶忙回到了卧室,眼角的泪忍不住往外流。

  她擦了擦眼泪,看着梳妆台镜子中的自己,别说秋静曼那样说,她自己好像也觉得,她没背景没家世,她自卑,她讨厌她自己,她也想变得优秀起来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