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婉情很不自然的开口道:“哼,清竹还是会属于我的,你最好识相离开他。”

  说完,她就要离开。

  陌秋惜看着她的背影道:“清竹从来都是他自己的,不是任何人的。”

  冷婉情似乎是因为之前陌秋惜说的话踩中了她的一些痛处,她没再回复,反而匆忙离开了。

  陌秋惜看着冷婉情离开,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走了,有些虚脱。

  她走了没一会,在前面公园处的长椅上坐下,拿出纸巾擦了擦汗。

  她从来没那样跟人怒对过,她都是对人和和气气的,哪怕别人背后议论她,她也会当做没什么。

  可是第一次这样跟人针锋相对的感觉其实很不好,她心里也不舒服。

  刚刚她是强撑着,让自己不流露出一丝脆弱的。

  等恢复了力气,冷静下来,陌秋惜才好受一些。

  等陌秋惜要站起来的时候,她发现,天空又下起雪来了。

  雪花在空中飘着,那样洁白的色彩,仿佛能净化人的心灵一样。

  陌秋惜想到了以前每年冬天回家的时候。

  小时候她是跟着父母在乡下里住的,冬天睡在热乎乎的热炕上,盖着被子,看着外面下大雪。

  后来,她上初中,父母搬到城里住了,他们就住在楼房里,冬天烧暖气,她也喜欢在暖呼呼的家里,看外面的雪花。

 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喜欢雪天,让心都跟着特别安静。

  陌秋惜突然就很冲动,想回家,回家看看爸妈。

  她知道,她嫁给温清竹后,行动不该怎么随性,但是她真的想爸妈了。

  往年快过年的时候,都是她陪着父母置办年货,贴对联,一起做饭。

  如今,只有爸妈两个人,陌秋惜心里有一阵酸楚。

  她说回家,就真的要回家。

  想到回家,她站起身来,全身都跟着轻快了起来。

  她拿着学校里发的过年礼品,打了个车去了车站,买上票,坐上动车就回家了。

  下午三点多,陌秋惜就到家了,一出车站,她坐上公交车在家门口不远处下车。

  一下车,看着熟悉的街道,陌秋惜就想到以前中学每天放学回家的场景。

  她脸上都露出了甜蜜的笑容,拿着礼品轻快的往家走。

  “秋惜回来啦……”

  “秋惜呀……”

  “大伯大姨,我回来看看爸妈。”

  “你爸妈还说你今年过年不回家了呢,在婆家过。”

  陌秋惜笑了笑,“年前回来看看他们,心里踏实。”

  “这孩子呀就是懂事……”

  这片住宅区,大家都是老邻居,看到了,都热情的打招呼。

  陌秋惜还是喜欢这里热情的氛围,心里都放松,帝都那边,人情冷暖的太明显,她再努力也融入不进去。

  赶快过年时,陌秋惜的父母也跟着放假了,今天下雪,两人就在家里,听到敲门声还愣了下。

  “这时候,谁会来咱家?”

  “去看看。”

  当陌秋惜的母亲看到自己女儿身影时,激动的眼都红了,“秋惜?”

  陌秋惜一把抱住自己的母亲,“妈,我想你们了。”

  说着,陌秋惜就这么哭了,也许她只有看到自己最亲的人,才会忍不住将所有的情绪都哭出来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