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清竹拉着陌秋惜的手,轻抚她的头发,“好,我陪你上去休息。”

  说着,一把将陌秋惜横抱起来,上了楼。

  温清竹也是故意给他母亲看,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
  秋静曼站在客厅里,很尴尬。

  她感觉,那孩子听到了,跟她生疏了起来。

  秋静曼也不是那种传统的坏婆婆,她是明事理的,但是这人呀,总容易情感和理智发生分歧的。

  秋静曼抬头看到了门边的新管家,显然是儿子重新安排的。

  周嫂恭敬的道:“夫人。”

  虽然是恭敬的称呼,但是语气生硬冰冷。

  秋静曼知道,连儿子找的新管家可能都觉得她是恶婆婆。

  其实谁愿意当恶婆婆呀,还不都是为了小辈好。

  当然,私心的都是为了儿子好,至于媳妇,其实还是外人的。

  秋静曼心里也有些难受,要说一点都不喜欢陌秋惜,那也是不可能的,那孩子挺懂事的。

  最后秋静曼叹了口气,准备离开。

  走到门边,她对周嫂道:“好好照顾少夫人吧!”

  “是,夫人。”

  “两个孩子估计都没吃饭,你做点饭,让他们吃点,这样不吃饭,对身体不好。”

  “是,夫人。”

  秋静曼最后别扭的走了。

  而卧室里,温清竹将陌秋惜放在床上坐着,他温柔的给她将外套给脱下。

  “我去放热水,你洗个热水澡。”

  陌秋惜仿佛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,仿佛没听到温清竹的话。

  温清竹叹了口气道:“秋惜,你能听到我的话吗?”

  陌秋惜缓缓抬头,看着温清竹,回神道:“你去忙吧,我自己放热水就好。”

  “秋惜,你怎么了?你这个样子,让我很担心,告诉我,好不好?”

  温清竹双手握着陌秋惜的手,目光紧紧盯着她的眼眸,他的眼神里是担忧是心疼。

  陌秋惜笑了笑,“我真的没事,就是回了趟家,有些累了。”

  “手机怎么停机了?”

  陌秋惜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看了看,“是不是没话费了?”

  “待会我给你冲上,找不到你,真是让我急死了,妈她……”

  陌秋惜不想听关于温清竹母亲的事情,她赶忙站起身,道:“我先去洗澡了。”

  温清竹看着陌秋惜匆忙去浴室的身影,叹了口气。

  一个是他的母亲,一个是他的妻子,他该怎么维持这份平衡?

  温清竹知道自己不能放开秋惜的,只能让母亲改变对秋惜的看法。

  温清竹想着陌秋惜就这样去了浴室,还没拿换洗的衣服。

  他就打开柜子,给陌秋惜拿了内衣和睡衣。

  他敲了敲门,“秋惜?秋惜?”

  “清竹,怎么了?”

  温清竹虽然和陌秋惜有过最亲密的接触,但是做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,“我给你拿了换洗的衣服,你开门拿进去吧?”

  陌秋惜神色有些混乱,没多想,打开门,拿过了温清竹手中的内衣。

  陌秋惜此时身上也只批了一件浴巾,不过该遮挡的都遮挡住了。

  等门关上后,温清竹的眼底闪过一道幽光,他发现,他对自己的妻子真的没抵抗力。

  刚刚他似乎又想要了,那股身体里的躁动太明显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