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清竹记得医院里,有医生们说过,女人总喜欢问一些奇怪的问题,有时候答案很明显,她们也会问,只为了从你嘴里知道答案。

  温清竹轻抚陌秋惜的头发,“秋惜,你要相信我,冷婉情都是过去的了,你才是我的妻子。”

  温清竹这句话也表达的很明显了。

  陌秋惜嘴角带起了一丝甜甜的笑意。

  她真的很容易满足的,有了这句话,她就安心了。

  一夜好眠,陌秋惜再没去想别的。

  第二天一早,温清竹起来做早饭,他也煮了陌秋惜昨晚带回来的地瓜芋头。

  他知道,这是陌秋惜的父母在那边的农庄买的。

  其实这些都是好东西,怎会嫌弃呢!

  陌秋惜醒来的时候,温清竹已经做好早饭了。

  当陌秋惜看到餐桌上的地瓜和芋头,诧异了下。

  “这些都是好东西,知道你爱吃,早晨就做了几个。”

  听着温清竹的解释,陌秋惜的心头有些暖。

  她确实爱吃,小时候住在乡下,就经常吃这个,她爸妈种的,吃不了,她的父母就会做成地瓜干,芋头干……

  而且,一到冬天,她们就吃烤地瓜,虽然都过了这么些年,但是烤地瓜的味道,她一直都记得很清楚。

  那种久违的味道,让陌秋惜现在心里都泛甜。

  温清竹看着陌秋惜脸上的笑容,拿起一个地瓜,给她剥了一半皮,然后递给她,“小心烫,慢点吃。”

  陌秋惜接过来,一口一口的吃着,忍不住开口道:“我小时候,和父母住在乡下,那时候都是平房,最多也就是二层楼,下雪天,家里烧着热炕,在灶台下烤地瓜……

  看着外面的雪,在家里吃烤地瓜,我到现在还记得,那时候的年味也特别浓……”

  陌秋惜回忆起来,就觉得那时候小,什么都不懂,有爸妈宠着,无忧无虑的,只要有吃的有穿的就很高兴。

  人长大了,其实烦恼也就多了。

  难道是因为长大了,人贪心了,想要的多了,所以烦恼就多了吗?

  陌秋惜吃着地瓜,心里通透了很多,所以也将那些不愉快都放在耳后,过一天就开心一天才对。

  陌秋惜放假了,但是温清竹在医院工作,倒班,根本就不放假。

  他确实很忙,陌秋惜也不想让他为琐事担忧,每天也努力开心着,温清竹不在家的时候,她就自己绘画,继续熟练。

  其实陌秋惜在绘画上很有天赋,以前她的老师说过,她的画有灵魂,只不过她没找到自己的画风。

  也许是早晨吃了地瓜的缘故,陌秋惜想到小时候的很多场景,想到小时候,村里老人说起的很多传说。

  陌秋惜就开始在纸上,将这些画出来。

  她发现,她特别喜欢画这些,让她能融入其中,仿佛能追溯到无忧无虑的年纪。

  这一画,她就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,融入其中,反而会更加的开心。

  陌秋惜一整天很开心,她将自己画的画用手机拍下来,传给谢嫣儿看,想得到她的指点。

  她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谢嫣儿比她年纪小,但是她总觉得,谢嫣儿是个特别有能力的女孩,让人不由自主的信服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