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秋惜是想着,别等过去晚了,让长辈们等着,反而会说她不懂事。

  温清竹是儿子没什么,她是儿媳妇就不一样了。

  自从看到了温清竹母亲的真实一面,她就不会再天真的将温清竹的母亲当真正的母亲了,别人不用真心,她也不会再傻的用真心了。

  不过她明白,表面功夫还是要维持的。

  既然是去那边吃饭,陌秋惜就不能穿着太普通。

  她觉得,穿着太普通,只会让温清竹的父母挑毛病。

  她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裙子,这是之前逛街的时候,嫣儿买给她的。

  她本来不想要的,她不想花嫣儿的钱。

  嫣儿告诉她,“秋惜,你要穿点好的,别被人小瞧了去,你如果过意不去,以后送我一幅画就好。”

  “那怎么能行,我的画才多少钱,你给我买的衣服多贵。”

  嫣儿哈哈笑出了声,“秋惜,你真不知道你现在身价多少?我妹妹说,你的画能参加国际一流的比赛,能进入比赛的画,那可是千金难求的,你可要清楚。”

  当时她还愣了下,她实在不敢相信。

  “秋惜,你现在不信不要紧,以后就知道了,快穿穿试试。”

  陌秋惜想着,然后将套装裙和鞋子都穿上了,外面套了一件外套,戴着围巾。

 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陌秋惜都实在想不到,她也有好看的时候。

  果然还是嫣儿说的对,没有丑女人,只有懒女人。

  当陌秋惜从卧室出来的时候,温清竹都惊艳了下。

  他忍不住上前将陌秋惜抱住,“秋惜很美。”

  陌秋惜脸上带起了羞涩的笑意,只要他喜欢看就好。

  女为悦己者容,说明这衣服没白买,只是她不知道如何回报嫣儿的好。

  陌秋惜为了掩饰她这一刻的不自然,道:“清竹,我们是不是要买点东西过去?”

  “别担心,我已经买好了。”

  “那我是不是要买点。”

  “傻瓜,你是我的妻子,我买了就是你买了,懂吗?”

  陌秋惜点了点头,虽然温清竹这样说,但是她还是有些不安。

  按说过几天马上就过年了,按照常理来说,是过年的时候,过去一起聚餐,吃个团圆饭。

  可是这前几天就回去吃饭,总觉得有点什么事情。

  她张了张嘴想问什么,可犹豫了下,还是没问出口。

  温清竹开车去了温家老宅。

  两人下车后,温清竹一手拿着礼品,一手握着陌秋惜的手,走进大门。

  秋静曼一看温清竹,高兴的迎了上来,可是看到温清竹旁边的陌秋惜,脸色就尴尬了。

  她其实没想到,陌秋惜也来。

  她嗔怪的看了儿子一眼,她叫的只是他,这孩子怎么将秋惜也叫来了,这不是尴尬嘛!

  陌秋惜将温清竹和秋静曼的神色都看在眼里。

  她能看出点什么,也许是人家并不欢迎她。

  陌秋惜就有一种这里是别人的家,而她格格不入的感觉。

  陌秋惜突然就有一种逃避的心态,但是温清竹握她手握的很紧,根本不容她逃开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