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天夜里,于广威指挥大家搜捕后往回走的时候,在半路的时候车爆胎,整个车都贴着地面滑了出去,撞到高速路上的护栏,差点掀翻滚落下去

  这惊险的一幕让于广威差点吓破胆,这些年,他威福惯了,很少出任务,在遇到这样突发情况,整个人就吓傻了

  他连忙心的从车内出来

  可是他刚从车内出来,还没站好,后面的警车因为汽车故障,直接朝着于广威撞来了

  于广威惊魂未定,还没反应过来,自然来不及躲闪,就这样被撞了出去,整个人吐血不断

  大家合力将他送到医院,只是险险的捡回一条命

  可是这只是开始,于广威并不知道还有很多事情正等着他

  却说,别墅里,人都走了后,云碧雪才松了口气,赶快坐起来,然后用布将腿包扎了下

  她看着谢黎墨幽冷的神色,故轻快的道:“演戏也是这么不容易的”

  谢黎墨抱住云碧雪,眼圈猩红,喃喃的道:“阿雪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  谢黎墨一直重复着对不起,抱着云碧雪的手都在发抖,他在不断的自责,内心也在压抑着痛苦

  云碧雪轻拍着谢黎墨的后背,“黎墨,我没事,真的没事,就是用刀划破了个口子,你别担心啊……”云碧雪拍着谢黎墨的后背,跟哄着一个孩子一样

  可是谢黎墨依然无法平复自己的心绪,到现在,他的心还在乱跳

  他也深深的意识到一个问题,帝都的事情没有完全解决前,他就没有全部的能力保护好阿雪

  这是他最介意的事情,不能保护云碧雪就是他最大的痛苦

  云碧雪没想那么多,只因为今晚的事情让他难过了,所以不断的说着话安抚着他,“黎墨,我很好,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,没事的,你要是再这样,我可就真的难过了”

  谢黎墨半晌才放开云碧雪,低头看着她的腿,心还是一阵抽疼

  云碧雪赶忙捂住自己腿的地方,不让谢黎墨看,“啊呀,哪能一点血都不流,没事的”

  谢黎墨只是深深的看着她,内心的感觉极为复杂,但他明白,自己对云碧雪的爱只会越来越深

  因为她值得他爱,值得他掏心掏肺的对她

  人都走了后,谢氏影卫便将秦淮翎悄然带回来,凌南辰也连夜来到别墅,为秦淮翎重新治疗

  更是带来药膏让谢黎墨为云碧雪在伤口上抹上,会早点好不留疤

  都处理好了后,凌南辰开口问道:“军火走私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?今晚整个媒体新闻和报纸都报道了个遍,今晚就会是很多人的不眠之夜,明天帝都估计会乱”

  谢黎墨自己承认道:“去年我找到了走私军火的线索,但被幕后的人给压了下去,线索也中断了,我不得不采取点别的办法,正好时机成熟,这是我计划中的一部分”

  凌南辰点头道:“我知道这是你的做事风格,若是查出来吕家和军火走私没关系呢?”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