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碰!”的一声,桌子都跟着猛的一震,发出的声响,完全惊动了温正洪和秋静曼。

  从小到大一直温文尔雅的儿子,这还是第一次在他们面前发怒,如此火爆!

  秋静曼被惊得心都跟着猛的一跳,她抬头对上儿子那锐利而又愤怒的眼神,心虚的厉害。

  她嘴唇哆嗦了下,想说什么,心虚的说不出来。

  可是她一下子大声道:“你这样看我做什么,我可是你妈,辛辛苦苦把你养大,你就为了个外人这么对我!”

  温清竹冷冷的抿着唇,曾经温雅如画的眼中带上了无奈之色,他双手紧握成拳头,青筋都有些暴起,似乎在极力压制着一种情绪。

  “你可别被秋惜表面给骗了,她在你面前一个样,你不在家的时候,她一个样,你知道她是怎么对我的吗?啊!”

  “她对我一点都不敬,连个称呼都没有,还是我指出来,叫我阿姨,你听听,这像什么……还对我发怒,对我大吼大叫的……

  我能不伤心吗?

  她夜不归宿,我说一说,怎么了?你不在家的那两天,她都没回来过,你还向着她……

  为了个外人这么对你妈,呜呜……哎吆,头疼,嗝……”

  秋静曼完全跟个泼妇的样子,又是数落陌秋惜的各种不是,又是哀嚎自己头疼,各种不舒服,被气的……

  温清竹压抑隐忍着,他骨子里是孝顺的,就算是再动怒,也努力克制着怒火。

  “我问你们,她去了哪里?什么时候走的?”

  “我怎么知道,还说不定跟了哪个野男人……”

  “碰!噼里啪啦……”

  秋静曼还没说完,就见桌子一下子被温清竹给掀翻了,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噼里啪啦的落在了地上。温清竹一甩手,接着就大跨步的往外走。

  “儿子,你……你刚回来去哪?”

  “去找她,你们将她当外人,可她是我的人!”

  说完这一句,温清竹就走出了家门,家里的大门,“碰”的一声,也被狠狠的关上了。

  秋静曼心脏也跟着一抽了下,哆嗦了下。

  秋静曼将火气撒在温正洪身上,“你就这么看着儿子对我,你也不管管!”

  温正洪深看了一眼秋静曼,起身,穿上外套。

  “你要去哪里?”

  “我有点事情要做,晚饭就不在家吃了。”

  说完,温正洪就离开了。

  秋静曼一肚子的火憋在心口,发不出来。

  她看着一地的狼藉,再看冷冷清清的家,突然就有些空,还不知道干什么。

  ……

  温清竹开车快速的回了他和陌秋惜的别墅,可是别墅里什么都没有,气息格外冰冷。

  温清竹急急忙忙的上了楼,转了一圈,都没有陌秋惜的身影。

  虽然知道,她可能不会在这里,可他还是抱有希望,找找看看。

  越找,温清竹的心越慌乱。

  也许是他的声响惊到了周嫂,周嫂正打扫卫生,听到声音,走了出来,“少爷!”

  “周嫂,少夫人呢?”

  “腊月二十八那天少夫人上午离开了后,我就再没看到她回来过,不过好像腊月二十九那天晚上少夫人回来,不知怎么的根夫人起了争执,她后来就走了,再没回来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