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清竹的情绪很不好,一直在压抑着某种情绪。

  他全身的血液仿佛也因为他的情绪在沸腾,这种暴躁的情绪,沉痛的情绪,被他压着。

  他至少还有一丝的理智,不想吓着陌父陌母。

  陌母说完刚刚那句话,顿了下,道:“你们年轻人的事情,我们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,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,秋惜她能那么崩溃?”

  温清竹对着陌父陌母诚恳的道:“爸妈,是我不对,是我没保护好秋惜,让她伤了心,我一定会找到她,好好守护她弥补她。”

  陌母叹了口气道:“清竹呀,我们能相信你,但是你的家人,或许很难接受秋惜吧,我和秋惜她爸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,只要孩子愿意,我们也不会反对什么。”

  “爸妈相信我,这一次我不会让她受委屈的。”

  陌父陌母点了点头,没再说什么。

  两人心里都觉得,他们当长辈的同意了,秋惜未必同意。

  就那天秋惜的样子,显然是下了很大的决心。

  这孩子的性子,他们知道,但凡有一点挽回的余地,她也不会下那么大的决心。

  秋惜那孩子性格固执,决定的事情,有时候就难以更改。

  就如同她要跟清竹在一起,无论多难,她多委屈,她都忍着,坚持跟在清竹身边。

  但若真的伤了心,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,也很难改吧?

  不知道清竹能不能让秋惜回头。

  最后在温清竹要离开的时候,陌母没忍住开口道:“清竹呀,其实秋惜回了家,我能看出来,她一直在等你,可能等你来找她吧……

  就连大年初一,家里的电话响,她都会过来看看,我想,她是期待你能打电话回来吧!

  她一直等到初三,才离开的。”

  听完这句话,温清竹头嗡嗡的响了起来,紧跟着就是一种尖锐的疼、痛。

  他心底在这一瞬间,滋生了一股黑暗感,他不知道恨的是谁,也许恨他自己。

  温清竹站了好一会,才干涩的道:“谢谢妈告诉我这些,我会求的她原谅的。”

  温清竹离开后,陌父陌母心情也跟着复杂起来了,显然是一点睡意也没有。

  “这两人到底怎么回事?清竹也不说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  陌父沉思了下道:“看样子,他是在乎秋惜的,这两人之间也或许有误会,也或许是清竹没看清自己的心,不过他是因为责任还是因为感情才这样,我们也说不好。”

  “别想这些了,只要秋惜高兴,她做任何决定,我们都支持。”

  “嗯,也许清竹是可以,但是他们家要接纳秋惜,不是那么容易的,也许秋惜也是想到了这些,所以才做的决定。”

  陌母想了下道:“反正我可不想再看到女儿受委屈的样子。”

  顿了下,她看到外面的雪,又叹了口气,“清竹是个好孩子,只不过秋惜和他还是有差距而已,也挺倔犟的,这么大的雪,让他在这睡一宿,他都拒绝了。”

  陌父道:“他呀,可能急着找秋惜吧,不过秋惜连我们都不告诉,显然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