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广威趴在地上,就跟狗吃屎一样的姿势,从床上掉下来,摔的不轻,一直不断的哀嚎着

  想他为警局的头,何曾受过这种待遇,谁不是巴结着他

  现在呢,门口的人看着也没过来扶他一下,就连他挣扎着按向床头的铃,依然无护士过来问候

  丁广威不明白昨晚还好好的,怎么现在一切都变了

  丁广威不服气,嘴上依然喊着,“我是头领,你们都要听我的,听我的……”

  门口的几个人看着,啧啧道:“都这样了,还喊着听你的,也不害臊”

  “一看就知道以前不是个好东西,仗着官威,还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呢!”

  “就是,警局的人还偷古董”

  ……

  丁广威怎么都不明白,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

  他哆嗦着拿起自己的手机,开始上浏览,当看到新闻上关于他的报道时,开始急促喘息,不断的咳嗽,差点都吐出血来,气的脸色也涨红不已

  到晚上的时候,警局的人,亲自来抓丁广威

  丁广威的一张脸几乎没地方挂,曾经他看不起的人,正拿着证据将他抓起来,他即使愤怒不甘,也没办法

  在他被关了两天,审问了两天,整个人都快颓废的时候

  谢氏的一个影卫来见他

  丁广威以为是来救他的人,欢欢喜喜的出来,结果被此影卫一巴掌扇在了地上

  他还不明所以

  此影卫只是踩着他的手,道:“那天晚上,你不是挺猖狂的吗?搜别墅民宅?不是说自己说了算吗?呵!”

  丁广威惊惧不已,“你,你……你是那个别墅的人?”

  “不过,我们少爷警告过你,搜别墅可以,你要承担后果,而这只是开始,你们丁家也是被你牵连的,所有做官贪污的都已被抓,丁家的人现在可是恨你入骨,你也别想着他们会来救你,他们恨不得你死!”

  丁广威脸色刹那间变的苍白无比,整个人全身的血色都没了,他趴在地面上,也不知道起来,更不知道疼

  他想起那天晚上,那别墅的主人幽冷冰寒的样子,当时他不屑,自以为对方只是个普通暴发户,奈何不了他

  可是没想到,他载就载在这上面,就算是丁广威回想起来,后悔的要死要活,也没办法了

  他鼻涕眼泪的不断流着,“求大侠饶命,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……”

  “记住,我们少爷就是谢少,我们少夫人就是云碧雪,你就算是提鞋都没资格,还想擅自搜索别墅,还有,那天跟你一起搜别墅的所有人,都被革职了!”

  “啊……”丁广威受不了刺激,捂着头,开始大叫

  他现在就算是哭叫都不管用了

  “不,不,我是袁家的人……是袁姐让我那么做的,你们不能这么对我!”

  “呵,袁家吗?很快就会来陪你的,你不用着急!”

  某影卫说着,踢了踢丁广威,道:“将你知道的写个血书吧,或许能救你一命,若是不写,反正我这也有录音笔,你说的话都在这里面”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