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几天,温清竹完全不搭理秋静曼,她心里受不了,就故意找温清竹,嘴里更是不断的念叨着。

  可是她念叨的那些话,温清竹压根不想听。

  温清竹真的是受够了他的母亲,若她不是自己的母亲,他还不会这样。

  他也不知道,好端端的母亲,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
  以前温清竹上学,不在家,自然不会知道他母亲什么性子。

  这如今工作了,就在帝都,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,都隔着父母很近。

  秋静曼便也开始了掌控的生活了。

  而这几年,其实也正是秋静曼的更年期,性子自然是更奇怪。

  谢嫣儿听着,都懵了,在她的认知中,母亲都是温柔的宽容博大的,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女性。

  可是如今听到温清竹和他母亲的对话,听着秋静曼跟泼妇一样的话,她还真是绝的奇怪。

  原来,这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类母亲。

  她不光是对儿媳妇不好,原来对儿子也这样。

  谢嫣儿听不下去,直接进门道:“我今日算是见识到了,当今还有这样一类母亲。”

  秋静曼扭头看谢嫣儿,“你是谁?来管我们家事!”

  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看不下去,这当母亲的有当母亲的样子,孩子们才会尊重孝顺。”

  秋静曼这会想起谢嫣儿是谁了,她目光一厉,“你就是那个秋惜的朋友?”

  “不错,原来秋惜就是被你赶出家门的,真是歹毒。”

  “真是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,没礼貌没素质,小小年纪就这样,没教养!”

  温清竹听着母亲越来越不靠谱的话,大喝一声,“妈,我请你出去,请你离开,还不行吗?”

  温清竹说着,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  秋静曼脸上挂不住,“我就不走,我儿子在这里,我凭什么不能在这。”

  谢嫣儿都想吐,看着秋静曼,一副人模人样,就跟泼妇一样。

  她刚要对秋静曼发怒,却看到病床上的温清竹,狠狠的惊了下。

  曾经那个温雅如玉的男子,这会怎么沧桑成这样,全身带着落寞沉郁的气息,眼眸赤红泛着血丝,不断的咳嗽着,仿佛要将心脏咳出来一样。

  此时的温清竹,都让人感觉不到什么气息。

  难道秋惜离开,真让他伤心成这样。

  夏君子浩眉目冰冷的看着秋静曼,“若有人执意闹事,我不介意叫来保安维持病房的安静。”

  一听这个声音,秋静曼转头一看,什么时候她的身后站了一个人,可当看到是谁时,她全身哆嗦了一下。

  这是君王,她再不甘,也只能咬牙离开。

  谢嫣儿本来还很气愤,现在变成同情温清竹了,有这样一个妈,真是可怜。

  有的母亲就是这样,以为儿子是自己养的,就必须什么都听自己的,一点都不顾及孩子的感受。

  谢嫣儿对此很不齿。

  她现在知道,为什么夏君子浩不让她刺激温清竹了,因为一刺激的话,这人可能真的就没了。

  “温清竹吗?你也别担心,很快就会找到秋惜的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