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清竹心里很痛,他从来不知道他给秋惜带去了那么多的委屈。

  如果时光能倒流,他一定会多考虑秋惜的感受,一定不让她难过。

  “秋惜,每次笑着,可我感觉她眼底是没有笑意的,她为了爱你,忍受了很多很多,你不知道吧?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,你们结婚前两天,在商场,她被人取笑,就是几个富家的小姐,我问她为什么不反抗,她说怕让温家的人为难……

  你看,她什么都替你考虑的,明明以为你爱的是冷婉情,还舍不得放开你……

  你还不知道吧,冷婉情曾经找过秋惜,这个是录音笔,等我们走了,你自己看吧。”

  温清竹接过录音笔,脸色都不好看,他没打开去听,他怕听了,心里会更加自责痛苦的。

  温清竹握住录音笔的手,很用力,他现在也在压制着一些情绪。

  “该温柔的时候温柔,该冷酷的时候冷酷,让你前女友缠着你,你就不能果断一点,还有你母亲,要叫我早爆发了,就那样的性子,想想就知道,你不在的时候,怎么虐待秋惜。

  若她不是你的母亲,回头我就能让人处理了她。”

  温清竹听着谢嫣儿霸气的话,心里一凛,这个女孩到底是什么身份,这样的话也能说出来。

  还有国际上的消息,她说查就能查到。

  显然温清竹也意识到了,谢嫣儿的身份很特殊,确切的说是不凡。

  他也意识到,如果谢嫣儿真的要维护秋惜,秋惜要躲他的话,他可能真的是找不到她的。

  “谢姑娘,求你,求你一定要帮我。”

  夏君子浩听着这句话,都震惊了,他这位从小一起陪伴的朋友,可是从来不求人的,今日,他为了秋惜,竟然能看口说出这句话,可见秋惜在他心中的重要程度。

  谢嫣儿也震了下,这个男人为了秋惜求她。

  她很想对秋惜说,秋惜你看到了吗?这个男人爱你呢!

  不过显然,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找到人。

  “你放心,我是秋惜的好朋友,肯定会尽快找到她的,不过你们说了,查不到她的消息,我猜测,她背后可能有什么大的人物,帮她把消息给抹去了。”

  温清竹身体一震,“秋惜并不认识什么人。”

  “这就奇怪了,对了,那天上午,秋惜还跟我说你母亲的事情,那天晚上,冷婉情跑到你家里去耀武扬威的,你那会怎么都不顾秋惜的感受?”

  谢嫣儿说到这里,声音陡然一高,“秋惜不跟你说这些,我跟你说,她就像一个外人一样,在你们家拘束着,就连你,也对她说了一句重话吧?别怪我这样说,你要是失去秋惜,就是你自己没珍惜,你母亲是一方面,若是你给她足够的安全感,她也不至于离开。

  我猜测,秋惜离开的最大原因是你,而你母亲只是导火索。”

  温清竹听着,嘴角苦涩,喉咙一股血腥味都涌了出来,他很后悔很痛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只想着找她,好好爱她,弥补这一切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