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清竹心里很不好受,他的秋惜那么好那么好,可是他却没好好珍惜。

  如今她的好,会逐渐被别人知道……

  温清竹几乎不敢去想,他担心,会有人看到秋惜的好,取代他在她身边的位置。

  温清竹的手紧紧握成拳头,他闭着眼睛努力平复这股暴躁疼痛的情绪。

  “秋惜,秋惜……”

  这几天,他****做梦都会梦到秋惜,她的音容笑貌都那么的清晰。

  就连他们最初相识的场景,也会印刻在他的脑海里,时时的浮现。

  在温清竹痛的时候,他也正好接到了夏君子浩的电话。

  “喂,子浩。”

  夏君子浩即使隔着手机,都能听到那头温清竹略带痛苦的声音。

  夏君子浩也是真的担心温清竹,但是他也明白,能让温清竹开心的,唯有陌秋惜。

  “清竹,你看了国际新闻了?”

  温清竹喉咙哽了哽,“看了,那是秋惜的画,以前在大学的时候,我曾看过她绘画,线条和风格,是她的。”

  “你知道她的画?”

  “不知道,她画的这幅画我之前没看到过,我也不知道会去参加国际比赛,更不知道……”

  说出这些来,温清竹语气都是苦涩满满的。

  谢嫣儿说的一点都没错,他忽略秋惜忽略的有些彻底。

  他连她什么时候画的画都不知道。

  “既然你知道了,那我就不用告诉你了。”

  “子浩,我想拍下她的画来。”

  说这句话的时候,温清竹都带着坚定的语气。

  “你要知道,现在国际多少名人想拍下那幅画,你如果出手的话,也未必竞争过……”

  “子浩,我心意已决。”

  夏君子浩感觉如今的温清竹,在陌秋惜这件事上,执念很深了。

  他觉得陌秋惜其实也挺残忍的,一走了之,痛苦的却是温清竹。

  明明当初爱的那么深,怎么就舍得离开了。

  不过说白了,还是清竹的母亲从中间乱搅合。

  ……

  温母知道国际新闻后,脸色跟七色盘一样变来变去的。

  她的脸都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,仿佛被陌秋惜狠狠打了一巴掌。

  人家随便一幅画拿出去,就引起国际轰动,可她以前却那么讽刺陌秋惜。

  温母觉得脸有些拉不下来。

  而且她还担心陌秋惜出名了,记者采访的时候,她会乱说。

  秋静曼心里还有些慌乱,她现在本能的想联系温正洪,可是根本联系不到,最近温清竹更本就不着家。

  还有温清竹,也压根不搭理她,她联系也联系不上。

  秋静曼急的团团转的时候,想到了她平日的那几个姐妹,想去聚聚问问大家伙怎么想。

  她去了大家常去的包间。

  刚走到门口,就听到里面的几个人在讨论。

  “这个秋静曼真是愚蠢的不行。”

  “就是,她自己将儿媳妇赶出去了,还有脸在我们面前炫耀,呵,谁不知道她得了贤惠的儿媳妇,她还真给脸不要脸了。”

  “就是,整日跟我们面前炫耀,她怎么对那个什么陌秋惜,她那个儿媳妇都不反对呢!”

  “哼,我儿子娶的那个,脾气可火爆了。”

  “我家儿子喜欢的,也不省心,整天就知道玩,不着家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