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清竹将画拍下来后,拿着画看了许久许久。

  他仿佛看的不是画,而是通过画来看陌秋惜,看他的爱人。

  看着看着,温清竹眼底落下了一滴泪。

  当意识到自己的泪滴落在画中时,温清竹无措的开始擦拭,可是泪已经浸染在了画中,擦不去了。

  温清竹的心一阵紧绷疼痛。

  他在想,是不是他和秋惜的感情也如同这样,有些伤害有了,他想抹去是不是就很难。

 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。

  带着画回到了酒店,他在酒店里吃了晚餐,回去后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

  自从秋惜离开后,他就失眠了,出国的时候,他没拿帮助睡眠的药,所以这会怎么也睡不着。

  温清竹就这样站在窗前,看着外面的夜色,脑海里全是秋惜的身影。

  以前没意识到自己的心,如今意识到了爱,他只想把满腔的爱意给秋惜。

  如果她能在此回到他的身边,他会好好爱她。

  她想去哪里玩,他会陪她去哪里。

  他不会再让自己忙的没时间陪她。

  夜下灯火辉煌的景象很美,可是身边缺了一个人,他只觉得全身孤寂和苍凉。

  温清竹目光带着浓浓的忧郁之色。

  就在他以为会通宵失眠的时候,他接到了夏君子浩的电话。

  温清竹手一颤。

  每一次,他都会激动的接起电话,每一次他都期待着是找到秋惜的消息。

  可是每一次,都不是这个消息。

  他的心就在这样起起伏伏中,但是这一次,他依然满怀希望的接起电话来。

  “清竹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你要稳住情绪,别激动。”

  温清竹心口一颤,声音都微抖,“子浩,是秋惜的消息吗?知道她在哪里了?”

  夏君子浩听着温清竹明显激动的声音,沉默了下,“清竹,你别激动,你要稳住。”

  “你放心,我受得住。”

  “嗯,她在g国中琴大学里重新读表演系。”

  温清竹听了,心猛的一跳,“她读表演系吗?她是去了学校上学?”

  温清竹完全不懂也不理解,不明白秋惜的决定,可是无论如何,他还是很激动很开心,因为他终于知道秋惜的消息了。

  他这下子,有了方向了。

  “嗯,嫣儿说,她在重新上大一,可能准备进演艺圈吧,我给你说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  温清竹恍惚的道:“我知道,只要她开心就好,开心就好。”

  听着温清竹不断重复的声音,夏君子好心里叹了口气,感觉,温清竹是爱惨了陌秋惜,否则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  当初,冷婉请学表演系进演艺圈的时候,温清竹就不是很赞同。

  其实有些原则在爱的人面前,就不是原则了,会妥协的。

  顿了下,夏君子好还是开口道:“清竹,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,让你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  温清竹心咯噔一跳,他了解夏君子浩的风格,他说这句话显然也是跟秋惜有关的,“是什么?”

  “之所以查不到陌秋惜的消息,会这么慢,是有一个人从中抹去了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