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秋惜刚醒来的时候,是有些迷糊的,眼眸湿润如水雾一样迷蒙,很可爱,如小动物一样撞进了温清竹心口最柔软的地方。

  让温清竹的心柔软的不可思议,只想着将她藏起来好好爱,好好呵护。

  两人都刚醒,仿佛忘记了之前的所有不愉快,视线对视着,那里面深情的光芒也在涌动。

  谁也骗不了自己,她们是相爱的。

  只是也许她们之间还隔着一些什么,需要磨合一下。

  温清竹心口轻颤,目光深情如水,他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下陌秋惜的头发,喉咙带着干涩,“秋惜。”

  只是两个字,轻轻柔柔的,带着极尽的温柔和缠绵,如琴弦一样,拨动了人的心弦。

  陌秋惜听着这两个字,心口悸动了下。

  她仿佛忘了时间地点,只记得这一刻的心动和痴然。

  陌秋惜恍恍惚惚的回应,“清竹?”

  温清竹听着她柔和的一个称呼,心都漏跳了一拍。

  明明眼前的人儿是他的妻子,可是他却如同青春时一样,心悸的厉害,心跳也跟着一下又一下的。

  温清竹情不自禁的伸手握住陌秋惜的手,几乎有些激动的握住,喉咙动了动,因为激动几乎发不出声音来。

  这会,温清竹也想起了昏过去前的情景。

  那一刻,他看着秋惜的背影从视线里消失,真的就绝望了,眼前一黑,再无知觉。

  那种感觉,真的让人很痛,他在不想经历,他不要再看她从视线里消失。

  其实这一刻,温清竹虽然是激动着的,但是心里更多的是紧张和忐忑。

  他很紧的握住陌秋惜的手,他其实是怕她再转身离开的。

  陌秋惜恍恍惚惚,眼神都被温清竹温柔的眼眸给锁住了,她对上他眼底的深情,如同漩涡一样,将她能吞噬进去。

  等陌秋惜回过神来后,她脸微热,然后撇过头,不再看。

  只是看着病房,陌秋惜也回想到了这是什么情况。

  陌秋惜定了定心神,再转头看温清竹,眼底平静了许多,她尽量也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一些,“你醒了,你晕倒了,现在有没有哪里不适?”

  “秋惜,你还是关心我的,对吗?”

  温清竹紧张的说着,声音都带着微微的颤音。

  说着,温清竹几乎一眨不眨的看着陌秋惜,生怕她说出什么拒绝的话,他的心再也承受不住了。

  陌秋惜忍不住想说些什么,也许忍不住还想彼此伤害。

  也许痛,才能让她觉得有些痛快,有些不麻木。

  她发现,她的心变坏了,她不该如此,为何要折磨自己爱的人。

  何况,医生也说了,不能刺激他的。

  陌秋惜张了张口,想说什么,却没开的了口说出来。

  她只能轻轻将手从温清竹的手里拿出来,但是她一动,温清竹却更紧的握住,根本就不让她挣脱开。温清竹的手有些温热,包裹着陌秋惜的手,给她都带去了一丝丝的温热。

  “清竹,你先放开,你刚醒来,我去给你弄点吃的。”

  陌秋惜心里苦涩了下,他说的对,她还是忍不住想关心他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