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到爱,陌秋惜又忍不住流泪,“对不起,我本来告诉自己再也不要哭的。”

  谢嫣儿摇头,“我们是好朋友,只有在最好的朋友面前才可以倾诉一些情感的,而且每个人都是有情绪的,都是要发泄的,以前上基础理论课还有呢,发泄情绪有很多种,有的人是发脾气,有的人是运动发泄,有的人是倾诉发泄,有的就是哭……我觉得哭没什么的,哭出来心里好受一些。”

  陌秋惜深呼吸了一下道:“哭是弱者的表现,从我离开a国来这里学习的时候,我就告诉自己必须要坚强起来。”

  谢嫣儿拉过陌秋惜的手看了看,“秋惜,你的手,你别担心,我有一个叔叔最厉害,白叔叔,他肯定能治好你的手。”

  陌秋惜眼眸很亮,“嫣儿,谢谢你,我能在帝都遇到你真的很高兴。”

  “说这些就见外了,你真的打算走演艺道路吗?演艺圈没有那么简单呢,二十多年前的影帝李旭你知道吗?”

  陌秋惜点头,“我知道,一些经典的电视剧,我这段时间也有看。”

  “在别人看来,他不是科班出身靠自己的努力成为影帝,可是我知道,他当初是我妈妈的公司捧出来的,真的要拿到好的角色,不光是努力就可以的,你可以继续学画画呀!”

  陌秋惜沉思了下,“嫣儿,这件事我要好好想一想,那天你离开后,下午的时候,温清竹也离开了,我后来神色恍惚,被车给撞了,虽然无大碍,但是手不能画画了,赫连先生为了补偿我,给了我一个名片,还给我指了一个路。”

  谢嫣儿嘴角抽了抽,“你还真相信?”

  “嫣儿,你不了解我当时的心情,我当时是真的绝望了,都那样了,我还想着回温家,是秋静曼最后的讽刺让我下了决心。”

  谢嫣儿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“这个秋静曼,总有她自己受的,作死的人。”

  陌秋惜只是淡淡扯了扯嘴角,“也许这就是成长吧,让我意识到,我必须靠自己去努力去成长,我再也不会依赖别人。”

  “你这样想是好的,可是你这样会不会太累?”

  陌秋惜摇了摇头,笑了下,“嫣儿,我这样挺开心的,挺充实,每天感觉自己身上都有力量,人有了希望,就有了动力。”

  “你开心就好,不过我去医院看了温清竹,急火攻心呀!”

  陌秋惜脸上有些愧色,“那天,我说的话可能刺激他了,所以……”

  “你不要内疚呀,本来就是他没珍惜你,不过在帝都的时候,他是真折腾自己,他为了你,不见他的母亲,他住院过一次,他自己折磨自己,他找不到你,是真的挺痛苦的……

  奥对了,他妈妈简直是朵奇葩,她儿子都那样了,她还在折腾还在刺激,你说有这样的母亲吗?”

  陌秋惜一听,心疼起温清竹来了,“她对清竹做了什么吗?”

  “反正说话很难听,一直刺激温清竹,我都听不下去了,若不是浩哥哥出面,他母亲估计还能继续坐下去,哎吆,我真是见识到这种极品奇葩了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