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政公司人家可不会平白受秋静曼的怒火,它们也是帝都大型的正规公司,都是给豪门家族提供家政服务的,秋静曼算什么。

  “温夫人,你有火气可不能朝我们发呀,如今谁不知道你那儿媳妇是国际大画家,那样的儿媳妇,你都能赶出去,还有你儿子都不搭理你了,之前我们给你安排的李女士,也辞退了,你想想就你那泼妇的名声,恶毒婆婆,连儿子都不放过,你给的待遇高,我们公司的人都不愿意去,这可是你的问题,你可别朝我们发火……

  还有,温夫人你这样的脾气性子,以后我看还是别合作了吧,你去找别的家政公司……”

  说完,家政公司的人直接将电话给挂了。

  秋静曼看着被挂断的电话,啊的大喊一声,然后将手机摔了。

  然后在家里噼里啪啦的摔东西。

  发火后,她一屁股坐在地上,开始大哭。

 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,好像所有人都觉得她不好,她做了什么,做了什么呀!

  她什么也没做。

  以前秋静曼太不低调了,跟人在一起,不是炫耀这个就是炫耀那个的。

  之前还说,那个什么国际大明星冷婉情是她儿媳妇,说话那炫耀劲,真是让人够够的。

  在帝都这个圈子里,好事不出名,这有点什么八卦的,传播的可最快。

  也是因为秋静曼自己出去炫耀,说是陌秋惜相当她儿媳妇做梦,她将人赶走了。

  她自己出去说的,所以传播的也快。

  尤其排斥她的那几个妇人,更是拿来当笑话说,在聚会聚餐的时候,少不了讽刺几句,抬高自己。

  一来二去的,秋静曼就这么臭了。

  秋静曼臭了,谁不离她远远的,好证明自己不是泼妇,不是恶毒的人。

  秋静曼整天没人说话没人管,消瘦的厉害,人也快抑郁疯了。

  她气的发抖也没人管她。

  她出门买个菜,都感觉所有人都在看她,对她指指点点的,更不敢出门了。

  她的娘家秋家本来就是她后来认亲的家,没什么感情,再加上她父母去了,她哥哥嫂子管家,更不会管她的死活。

  “我说静曼呐,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不是嫂子说你,你说你小家小户出来的人,虽然认了咱秋家,但你看看你那个样子你,如今谁不知道你什么样,嫂子想帮你也没法帮你,温家都不管你,我秋家管你?”

  秋夫人本来就厌恶秋静曼,当初她婆婆还在的时候,这个秋静曼没少吹耳边风,哼,还找她,冷嘲热讽一顿才是她想做的。

  “嫂子,我们一家人,你就……”

  “别说一家人的话,你和我可不是一家人,你自己都不是什么好人,别指望我也当好人。”

  秋静曼颤抖着手看着手机,只能苦笑,她现在才明白什么是众叛亲离。

  她不明白,她怎么了,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。

  “奥,对了,别怪嫂子没提醒你,就你这样,我真觉得温正洪不会对你有什么耐心的,外面的女人可比你温柔有情趣多了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