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静曼看着自己的儿子,觉得这孩子什么都好,性情也好,总觉得缺点狠辣劲。

  她儿子从小是老太太一手带的,老太太当年就是整日说着以和为贵,儿子便也养成了那样的性格。

  对人对事都讲究一个和字。

  但是这世界上有的人不值得你那样对待,就比如冷婉情这样的人。

  你越是好,她越得寸进尺的。

  是她糊涂了,以前竟然以为冷婉情是个好的,以后能帮助儿子。

  可是她和温正洪这样,她也明白了,其实那些东西都是虚的,夫妻两个彼此忠诚,能相伴到老才是好的。

  冷婉情显然不是个安分的,而且不但不安分,还是个能折腾的。

  只有秋惜才最适合自己的儿子。

  那孩子心情秉性都好。

  越想,秋静曼心里越叹息,她很后悔之前对秋惜做的那些事。

  她的身体这样,她也不知道还能陪孩子多久,温正洪也不能指望了,能陪伴儿子身边的只有他的妻子,给他温暖的只有他自己的家。

  秋静曼现在只想着儿子好好的,如果可以,她也想抱孙子的。

  说起抱孙子,秋静曼想到之前她给秋惜拿的汤,恨不能打她自己几巴掌。

  她以前怎么就糊涂了呢!

  她糊涂了半辈子,如今也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  她在那叹了几口气,一抬头看着自己儿子铁青的脸色,那显然是隐忍的暴怒的神色。

  秋静曼还是第一次看到儿子这样,“清竹,别生气,妈看明白了,跟这种人生气不值得,妈给你听这些,就是让你认清她是什么人,隔着远远的就好。”

  “妈,她那样对你!”

  “她顶多就是气一气我,你和秋惜好好的,如果能尽快有个孩子,我这心情就好了,什么也不用操心不担心你。”

  温清竹喉咙动了动,想劝慰自己的母亲,却不知如何说。

  而且,他不知道秋惜现在愿意不愿意和他要一个孩子。

  他私心里更希望秋惜有他的孩子,这样的话,秋惜就真的属于他,是不是他就能多一层保证,不会太担心她离开?

  “妈,我不能失去秋惜,所以我会护好她。”

  秋静曼脸色变了下,似想到什么,语重心长的道:“清竹,你要小心那个冷婉情,如果必要的话,你要狠一点,妈知道你有那个能力和手段,你只是不屑用而已,但是女人的妒忌心真的是无法控制的,妒忌起来真的很难看也很恶毒,你不要掉以轻心,秋惜性子好,难免不被人欺负……男人最重要的是护好自己的妻子……

  还有呀,这女人的心是脆弱的,经不住一次两次受伤,一旦真正伤了心,真的就不回头了,你要知道。”

  听着自己母亲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,温清竹难得认真耐心的听了下去。

  只是他的脸色不太好,他现在又开始患得患失了起来,心里想的念着的都是秋惜。

  “妈,你放心,我不会让冷婉情再有机会出手的,从她一开始用秋惜威胁我那次,我和她过去的情意也散尽了。”

  “你能明白这些就好,妈现在没事,知道你心不在焉,快去秋惜身边,这媳妇还要自己守护好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