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君子浩早已经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情绪,所以他心里有任何情绪,面上都不会表现出来。

  他也不会让这个女人看到他心里如何想的。

  刚刚夏君子浩的这句话,让季连子莎脸色变了下。

  夏君子浩将季连子莎的神色看在眼里,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有脸色变化动容的时候。

  他眼眸一眯,继续开口道:“那个你要救的人,到底是谁?你就不怕别人会破坏了。”

  季连子莎脸色大变,仿佛被刺激了,大声道:“没有人敢动,我想救肯定能救得了。”

  夏君子浩看着季连子莎的神色,便意识到,那个季连子莎要救的人一定对她很重要,或许这也是一个突破口。

  不过像季连子莎这样无情的人,要救的人未必有多好。

  夏君子浩在心里冷哼了一下。

  季连子莎这时候的神色有些恍惚,脸上全是痛苦的神色,似乎在追忆什么。

  夏君子浩一步步朝季连子莎靠近。

  季连子莎往后退了几步,“站住,你别想耍什么花招。”

  夏君子浩眯了眯眼睛,“你怕我发现你什么秘密?”

  “我能有什么秘密,怕你发现,哼,快点,老规矩。”

  说着,季连子莎将一把特质的匕首放在桌子上。

  夏君子浩拿起匕首来看了下,这把匕首上面雕刻的花纹,似乎有什么特殊的含义,跟那种古老传说的图腾差不多。

  夏君子浩的动作很慢,慢条斯理的,让季连子莎有些着急。

  “快点,别耍花招。”

  夏君子浩淡淡道:“我都怀疑你是我的母亲吗?如此冰冷无情,让我都无比怀疑。”

  季连子莎将头偏在一边,不让夏君子浩看她的神色,“你是我的儿子能有假。”

  “我总不相信我的母亲可以如此冷漠无情,当年明明都死了,怎么过几年又复活了呢!”

  “你说这些也无用,你身体的火力,如果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,就会焚烧你自己,你也就别想跟你那个小姑娘在一起了,你说,你要是怎么了,她会不会很伤心很伤心。”

  夏君子浩脸色变的白了起来,那是他的底线,季连子莎知道,要利用什么来对付夏君子浩。

  果然,这一次,她回来,是知道了嫣儿的存在。

  以前五年,他都不曾联系嫣儿,用冷漠的外表伪装。

  那时候就连他自己都以为不在乎,因为骗过自己才能骗过别人。

  但是没想到五年后,还是被这个女人发现了。

  她有能力差到一些消息,他也不奇怪。

  在这个女人一再的催促下,夏君子浩为了守护心底的人儿,还是拿起匕首割破了手指。

  无非就是一杯血,他就当献血。

  只是每次献出一杯血后,他的身体也会有一些虚弱,需要好好调养。

  “你放心,你如此听话,我不会动你身边的人。”

  季连子莎拿着血和匕首走了。

  夏君子浩咳嗽了几声,然后回了房间休息,他现在有些虚弱很不适,需要好好休息过来。

  也不知道嫣儿怎么样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