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冰炫听着这番话,头轰的一声仿佛被炸开,耳边头脑中嗡嗡的响,一片空白,什么都思考不了。

  他身形都踉跄的后退了一步,眼前都跟着发黑,晕了晕。

  若非楚院长惊诧的拉了他一把,扶助他的身子,楚冰炫估计都晕倒过去了。

  楚院长很吃惊,虽然知道这孩子喜欢那姑娘,听到这个消息可能受不了,但也不至于惊成这个样子。他还从来没在冰炫身上看到这种表情。

  他突然意识到,那姑娘对冰炫来说不是一般的重要。

  他们楚家世家豪门,但从不讲究迂腐的那一套,虽然那姑娘是有点过去,但关键是家里的孩子喜欢,而且是个性情好的。

  楚家祖上有一代,干涉孩子的感情,干涉的厉害,后来逼死了相爱的两个人,从那以后楚家的家训就改了,自由恋爱,父母之辈不得干涉太多。

  所以楚家的人都养成了豁达的性子,所以无论那姑娘有什么样的过去,只要冰炫喜欢,只要那孩子性格好,他们做长辈的也不会横加阻拦。

  “冰炫,你?”

  楚冰炫现在什么都无法思考,耳边只回荡着两个字,“孩子,孩子……”

  耳边一直回荡着,他的头一直嗡嗡的响。

  他似乎都不知道今夕何夕,似乎一下子陷入在时间的苍白回忆里。

  “冰炫,你醒醒,怎么了?”

  楚院长感觉他都魔怔了,不由的用拳头打了下他的肩膀。

  楚冰炫一个回神,眼底似有晶莹的光芒闪动。

  楚院长心中一惊,难道那是泪光?

  他这个侄子喜欢那姑娘喜欢到这种程度?

 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,他就停了一句话,就伤心到极致了?

  楚家的人讲究流血不流泪,楚冰炫能眼底泛出泪光,足可说明什么。

  他叹了口气道:“冰炫,既然你喜欢那姑娘,叔叔一定会安排人调养好她的身体,这个你别担心,至于孩子,这女人都是弱者,也许过去她也是受伤的人,所以,过去不能代表什么,关键是你和她的以后。”

  楚冰炫疼痛的心口都有些麻木,喉咙干涩的疼痛,艰难的发出一个声音,“是呀,关键是以后,可是那些痛怎么办?”

  他捂着心口,一直都挺直的腰现在微弯,是一个疼痛难忍的姿势。

  他的心口在痛,为曾经的那些痛,心疼欣岚,却自责的恨不能打自己几下。

  他现在虽然头脑混沌中,但是他的记忆却回到了那一夜。

  那一夜他虽然喝了酒有些醉,但是模糊中有些感觉还记得的。

  那样极致的快乐,那样契合的身体,让他颤栗的快乐。

  女子的喘息声,那样的柔媚,第一次让他那样冲动,那样冲破身体所有的束缚,血液里似乎都涌动着野兽的嘶吼,那样的猛烈。

  还有那吻,柔暖甘甜的一直在记忆深处。

  他醒来后,只有一个人,在找那个女人,却怎么也找不到,后来有一个女子主动来承认,一开始他很高兴,可是他后来能感觉到气息不对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