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欣岚坐起来靠在床头待了很长时间,想了想高中这些年,突然又哭又笑起来。

  她不知道那些青春年少的时光值不值得,但是她没后悔过。

  她用多的这一年时间给补上了所有玩闹的时光。

  果然只有努力过,才能看到那一丝的希望。

  报志愿的时候,夏欣岚想了许久,后来选了g国的a大,这是一座拥有最悠久历史的学校,文化氛围很浓,而且听说校园里的景色都极美。

  她没去过,但是那是很多学子们欣欣向往的地方。

  夏欣岚也从未想过,楚冰炫那样的人也会选择这个学校。

  她以为他会进什么音乐学校或者影视大学,从未想过他拥有那么好的艺术才华,会进a大。

  拿到通知书的那天,母亲脸上都带着明媚灿烂的笑容,走路脊背也挺直了起来。

  夏欣岚看着她的背影,还有那发白的头发,心里就一阵阵发酸。

  所以她有什么理由不努力?

  希望都是在努力中,自己给自己的。

  她还记得刚进大学的时候,什么都是懵懂的,感觉大家都光鲜亮丽的,她自己就跟乡巴佬一样。

  穿的也很土,这件衣服,还是凑够学费后,母亲省吃俭用的给她买的。

  她有些不自在,但好在大家好像a大不愧是文化浓厚的学校,大家素质相对都很高,没人笑话她。

  还有学姐主动帮她拿行李。

  宿舍的姐妹也很好,虽然一开始不熟悉,但是时间长了,大家相处的也都很好。

  她吃的很节俭,她们看到了,都故意说吃不下,让她帮着解决,有时候她们抢着吃她妈妈带的咸菜,然后说礼尚往来再给她吃好吃的。

  大学其实很美好,迎新晚会,还有烟花,她都很久没见过那样璀璨的烟火了。

  也许就跟她和楚冰炫的相遇一样,如那烟花,后来就如平行线。

  可是她也没想到半年后,她和他会再遇见还有那样深的交集。

  她也从来没想到楚冰炫会对她感兴趣。

  可是那个孩子是她心底最深的痛,她怎能原谅自己,怎能允许自己就这样心无旁骛的接受楚冰炫,然后跟他在一起。

  也或许是她的心早就胆怯了懦弱了,怕受伤,再也不敢去接受。

  ……

  夏欣岚从记忆里回神,看到谢嫣儿眼底的心疼,拿起纸巾擦了擦眼泪,“别担心,我哭过就好了。”

  谢嫣儿看着夏欣岚的笑,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  她突然就想,帮欣岚走出那段痛苦。

  也许她的力量是弱的,但是她想为朋友做点什么。

  朋友不就是守望相助的吗?

  她才不会笑话欣岚,也不会伤害她的。

  母亲说了,看朋友,一定要认准了,不能盲目交朋友,有的人人品不好,你交了朋友就跟弄了个临时炸弹在身边一样。

  而有的人人品各方面都很好,和你能相处的来,你可以跟她试着多相处,值得的话,做朋友,做了朋友,就要真心相待,你对别人真心,别人也会对你真心的。

  当前前提是这个人值得做朋友。

  而她和欣岚就是好闺蜜好朋友,她自然要真心帮她的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