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连子莎听着连非波的话,神色一厉,“取了点血,你竟然敢取我儿子的血,你好大的胆子,那可是我们纯力量王室后裔的血!”

  连非波在照顾季连子莎的记忆里从来没见过她这样动怒,连忙跪着磕头,“求公主饶命,奴婢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谢嫣儿看着地上那个女人,想到她对她的浩哥哥做的,就气的一肚子气。

  她跑过去,使劲踹了那个连非波几脚,“阿姨,你别听她这样说,之前浩哥哥被折磨的可痛苦了,经常生病昏迷,还不告诉任何人,忍着疼痛,脸上都直冒汗,还不知道她取了浩哥哥多少血呢……浩哥哥因为这个都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,甚至都一度拒绝我,我都五年没见他了……若不是我亲自去找他,他估计自己躲着一个人痛苦着,都不让人知道……就是她……”

  季连子莎听着,即使是一缕魂魄,依然全身气怒不已。

  连非波吓的嘴唇哆嗦,她以为季连子莎死了,哪想到她还活着,所以她是真的害怕。

  季连子莎一巴掌挥过去,连非波直接被甩在墙壁上,碰的狠狠撞了上去,然后整个人顺着墙壁一滑,掉落了下来。

  “噗……”她吐出一口血来,捂着心口,都说不上话来了。

  可见季连子莎只是一缕魂魄,力量也足够强大。

  谢嫣儿惊叹的看着,崇拜的看着季连子莎,好厉害!

  这力量太强了。

  她谢嫣儿就是喜欢强者。

  季连子莎看到夏君子浩,目光全是愧疚心疼,似乎还带着泪光,“浩……浩儿……”

  夏君子浩看着女子,再听着声音,心口都微颤了几下,这个温柔熟悉的声音,才是他记忆里该属于母亲的声音。

  也是在梦境中呼唤他的声音。

  夏君子浩心里是想靠近的,但是脚步仿佛被定住了一样。

  季连子莎愧意深深,觉得她最对不住的是自己的儿子,没想到醒来后,发现儿子也都这么大了。

  “浩儿,我的儿子,我是母亲,你真正的母亲。”

  谢嫣儿看着夏君子浩那样,干着急,上前拉着夏君子浩就往季连子莎身边走去。

  季连子莎似乎只能在棺木这活动,所以只有等夏君子浩靠近了,她才能伸手轻轻抚摸夏君子浩的脸。“我的儿,都长这么大了,这么好。”

  “母亲!”

  “好,好,孩子你还愿意认我。”

  谢嫣儿看着这一幕,心里发酸,她知道浩哥哥心里是欢喜也是难过的,可是能见到自己真正的母亲,不再对亲情失望绝望,对浩哥哥也应该是极好的吧。

  这样他的心理就会更加的健康,免得会忧郁。

  季连子莎因为是一缕魂魄,所以无法真正以实体抱抱自己的儿子,但是能亲眼看到并说说话,她就已经很知足了。

  “孩子,母亲对不住你,你可曾怨恨我?当年我的身体遭受重创,不得不离开。”

  夏君子浩目光渐渐变得柔和起来,“母亲,我不怪你,我知道你当年是拼着命生下我的。”

  在真正的母亲面前,他的心结就放下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