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冰炫不但有忐忑不安,心口还泛起一股妒忌的感觉。

  这种感觉很明显,他根本就忽略不了。

  所以他问完后,就深深的看着夏欣岚,只为了不错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。

  夏欣岚将手机放进口袋里,冷不丁的听到楚冰炫这样问话。

  她还有些疑惑,什么时候楚冰炫对这个如此在意?

  他会问她跟谁打电话了?

  她对上楚冰炫的神色,发现他眼眸里的光芒那么的幽深,如同一个漩涡一样,要将人给吞噬进去,而且里面含了太多复杂的情感。

  妒忌?

  那一瞬间,夏欣岚都以为在楚冰炫的眼神中看到了这样的神色,不过很快,那里面就一片深邃,哪有她以为的那种情绪。

  夏欣岚心里很是自嘲,她又自作多情了。

  不过面对他突兀的问话,她也平静的道:“是母亲打来的电话,告诉我她找到了轻松的工作,让我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  夏欣岚说着是跟母亲的电话,楚冰炫松了口气。

  他还真的紧张担心,她会因为别的男人露出那样温柔满足的神色,原来是她的母亲。

  看样子他安排的人都办妥了。

  他能明显感觉到夏欣岚语气的轻快,心情似乎是不错的。

  楚冰炫通过她细微的神色,能了解她在意的人和事。

  他现在想着,如何让她的父亲也能早点出来,这样欣岚才会真正放开自己,开心一些吧!

  “你也别担心家里的情况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  夏欣岚点了点头,喃喃道:“是呀,一切都会好的,以前有段时间,觉得坚持不下去,一直都想着了结自己,原来人再绝望都要生活下去,生活下去,一切才会变好。”

  夏欣岚说这些话,是有感而发,无意识间的感慨。

  殊不知这样的话,楚冰炫听到耳中是有多痛,痛的心仿佛被什么给抓住了一样。

  这一瞬间,他仿佛呼吸都窒息了一样,额头都冒出了汗来。

  夏欣岚再抬头的时候,看到楚冰炫脸上的汗,都怔愣住了,“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白,都出汗了,没事吧?”

  楚冰炫摇头,“没事。”

  他拿起纸巾擦了擦额头的汗,刚刚那一瞬间的恐惧让他难以忽略,还有心有余悸。

  他真的怕欣岚以前就那么想傻事,如果她真的没了,他该怎么办,或许连见到她都不行,更不用说能跟她说说话了。

  原来,这样看着她好好的,能听到她说话,就有一种很满足的感觉。

  他果然不能太贪心,要慢慢来。

  楚冰炫给夏欣岚倒了杯温水,很体贴的道:“你刚刚跟阿姨说了那么久的话,嗓子应该干了,喝点水润润嗓子。”

  夏欣岚轻轻笑了笑,道:“楚冰炫,以前从来不知道你会如此细心,会如此照顾人。”

  楚冰炫喉咙涩了涩,想说以后只想对你好,更好。

  但是他知道,对夏欣岚来说,他说的再多,她都未必信,有时候说一些话,反而会让她排斥不已。

  还不如他默默的做好一切事情,慢慢的靠近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