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欣岚猛然听到这句话,全身都跟着一颤,手也抖了抖。

  她脚步都无意识的顿住了,仿佛黏在了地上一样,她只觉得头嗡的一下炸开了。

  孩子?什么孩子?

  关于孩子的事情,总是夏欣岚记忆里的一根刺,她不敢想,每次想起来都会痛,所以她很少去想。

  但是此时模模糊糊的听到楚冰炫这样一句话,她的心都发颤。

  奇怪的是,独独这句话让她听到了。

  楚冰炫打完电话后,转过身来,看到身后不远处的夏欣岚时,心不安的跳动了下。

  他快速走到夏欣岚面前,“欣岚,你这么早醒了?”

  楚冰炫看着夏欣岚这样怔怔的样子,让他心疼,他轻轻揽住她,却发现她全身透体冰凉。

  这可把楚冰炫吓坏了,“欣岚,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身上这么冰?”

  楚冰炫心疼的握住夏欣岚的手要给她暖一暖,然后就要抱起她去帐篷处。

  虽然如今是春天,也快进入夏天,但是山上早晨的风还是凉的,楚冰炫自然是舍不得让夏欣岚受凉的。

  夏欣岚被楚冰炫一抱,一下子回神,她挣扎着下地,抓着楚冰炫的衣袖,紧紧的抓着,手都有些发白。

  “冰……冰炫……”

  夏欣岚嘴唇颤抖着,几乎都找不出自己的声音来。

  她自己都没意识到,因为焦急慌乱,她喊的是冰炫两个字,而不是楚冰炫。

  这样带着亲切的昵称,只有两个字的昵称让楚冰炫听着,心都泛起悸动来。

  他放开夏欣岚,站好,深深的看着她,“欣岚,我在,你想跟我说什么?”

  楚冰炫此时心里有些忐忑,怕刚刚打电话的内容让她给听到了。

  他有些无措,但有些事情是没法逃避的。

  夏欣岚眨着眼睛,一动不动的看着楚冰炫,“孩子,你知道孩子?”

  楚冰炫目光沉了沉,眼底掠过一丝伤痛的光,“欣岚,我知道了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  夏欣岚眼角一滴泪落下,她死死的压着情绪,让眼泪再不留下。

  殊不知她的那滴眼泪,都灼烫了楚冰炫的心,他看不得夏欣岚这样无神的样子,凄清冰冷的身影,让他痛。

  他一把抱住夏欣岚,“欣岚,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,你放心,孩子还活着,我们的孩子还活着,如今有了眉目,会找到的。”

  夏欣岚本来还在痛苦中,冷不丁听到这样一句话,头顶仿佛响起了炸雷,她头轰的一声,心也漏跳了一拍。

  “冰炫,冰炫,你所什么,你说什么……”

  夏欣岚急切又语无伦次的看着楚冰炫,手抓着他胸口的衬衫,眼眸明亮,仿佛一下子都多了一些神采。

  她在期待在激动。

  楚冰炫看着这样的夏欣岚,突然就觉得好像看到了过去那个明媚的她一样,他低头在夏欣岚的耳边认真的一字一句道:“欣岚,你没听错,我们的孩子还活着,我会找到他的,你相信我。”

  夏欣岚激动的差点晕过去,她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,她用牙齿咬着下唇瓣,让自己清醒着,可不能晕。

  “冰炫,你再说一遍,再说一遍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