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楚冰炫,林若蝶几乎忘记了她自己的处境,整个人都被楚冰炫吸引住了。

  她眼眸痴迷的看着楚冰炫。

  当时他跟她分手,她是多不甘心呀!

  可是楚冰炫的态度很强硬,她不甘心也没办法,而且她也骗了他,那夜确实不是她,他没追究已经算是不错了。

  可是那时候,她一想着,楚冰炫心理可能念着夏欣岚,她就受不了。

  她不能得到楚冰炫,她也不想让夏欣岚好受,也不能让夏欣岚得到楚冰炫。

  高中毕业后,成绩出来后,楚冰炫报的哪个学校,她也不知道。

  她暗中打听消息,也打听不到。

  就连学校的老师都在替楚冰炫保密。

  后来她就没跟楚冰炫一个城市上大学,一南一北,她每次都偷偷的来,可是根本就见不到他。

  当初她作为楚冰炫的女朋友,享受过他的温柔和呵护,怎能轻易放下。

  不但放不下,反而思念的深。

  所以当真正再看到楚冰炫身影的时候,林若蝶才那么激动,激动的忘记了所有,眼里只有此人的身影。

  “冰炫,冰炫,真的是你?”

  楚冰炫听着自己的名字从林若蝶的嘴里叫出来,怎么都觉得刺耳。

  他慵懒的摆了摆手道:“教训一下!”

  “是!”

  旁边另出来两个人,直接朝着林若蝶的脸上招呼起来。

  “啪啪……”的狠辣几巴掌,直接让林若蝶的脸迅速肿胀了起来。

  “我们少爷的名字岂是你这种女人能随便叫的。”

  林若蝶疼的啊啊叫起来,等巴掌停下来后,她才因为疼痛回过神来。

  她看着头顶一身寒气的楚冰炫,在看周围几个黑衣保镖,那种肃杀的气势仿佛要杀了她一样。

  她这才害怕了起来。

  “你……你们想做什么?”

  楚冰炫嗤笑了一声,微微低身,慵懒的看着林若蝶,“心虚,知道怕了?”

  林若蝶看着这样幽寒的楚冰炫,不知为何脊背有些生寒,冷汗不由自主的都要冒出。

  她只觉得楚冰炫眼底有大片大片的黑暗,那股黑暗仿佛能吞噬一切,带着杀戮一切的气息,里面席卷着都是血腥漩涡。

  她哪见识过这样的楚冰炫,一看,她就害怕的不行。

  这种害怕的感觉是不由自主的,根本容不得她自己控制情绪。

  记忆里的楚冰炫,从来都是温文尔雅的,而且待人温和。

  “你……你不是楚冰炫……”

  楚冰炫拿起旁边的茶水,轻轻喝了一口,慢条斯理的看着林若蝶,如看一个临死挣扎的蚂蚁一样。

  “果然是知道怕了,知道为什么把你弄来吗?”

  林若蝶听着楚冰炫的声音,就感觉冰凉刺骨,仿佛北极的寒风一样,让她心都跟着哆嗦了一下。

  这还是她痴迷的那个人吗?

  为什么一举一动都让人如此恐惧!

  林若蝶摇头,“我一直都喜欢你,爱你,我不知道我哪里错了,就算是我上了大学,也未曾恋爱,心里想的都是你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半夜把我弄来。”

  林若蝶说着,还故作委屈的流泪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