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正耀被云碧雪目光盯着,坐也不是,不坐也不是,一时间僵持在那里

  云碧雪对谢黎墨耸了耸肩道:“谢先生,看样子人家并不领你请,都不想坐,哎,估计是坐沈家豪华椅子坐惯了,是不习惯坐这冷冰冰的椅子的”

  云碧雪一副叹息的样子,话语中意有所指,沈正耀怎会听不出来,他一屁股坐下,由于用力过猛,差点从椅背上仰倒过去

  谢黎墨看着沈正耀的样子,淡冷道:“不知沈先生找我来是何事情?”

  沈正耀看了看云碧雪,有些欲言又止

  谢黎墨淡淡道:“沈先生有事情直说便可,碧雪是我的夫人,若不是你沈家跟云家有点关系,沈先生明白,你是见不到我的”

  这种话**裸的秒杀,虽然让沈正耀心里极为不舒服,但如今也是骑虎难下,为了沈家,他是豁出去了,“求谢少救救我沈家吧!我知道谢少你很忙,可我真的没办法了,我只能求谢少您了!”

  谢黎墨看了眼沈正耀,故疑惑的道:“沈先生,恐怕求错了人吧!沈家可是经过立案调查,后被查封,我虽然为宁安市的执掌者,也是无法从中干涉,徇私舞弊的”

  几乎是一句话,谢黎墨便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沈正耀,摆明了就是不帮你,你能耐我何

  沈正耀脸色一青,豁然站起身,恳求的道:“谢少,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,只要你愿意出手,沈家一定会没事的”

  云碧雪在旁边嗤笑一声道:“沈正耀,你也太看的起自己,你是什么人,来求一下人,你沈家就能相安无事?真是滑天下之大稽”说着,云碧雪一把拍向桌子,目光凌厉冰寒

  沈正耀看着这样的云碧雪,眼中闪过一丝异光,只能不断的弯下他曾经高高的脊背道:“云碧雪,好歹沈家和云家也是亲人关系,你不能见死不救呀!”

  “哈哈,见死不救,沈正耀,你是当我傻瓜,还是当黎墨是傻瓜,当初你们沈家不是想致我于死地吗?难道你忘了车祸的事情,还有病床前,有人要掐死我,你莫不是记性不好忘记了”

  看着云碧雪杀神的样子,沈正耀心里咯噔一跳,不安起来,那次的事情本以为会让云碧雪消失的无影无踪,没想到计划失败了,却让她好好活着,生生的压制住了沈老太太

  “云碧雪,那是误会,沈家从来都没想杀你!”

  云碧雪冷冷一笑,然后抱胸上前,一把掐住沈正耀的脖颈道:“让你体会一下,当时那个人就是这么掐着我的,怎么样,窒息的感觉不错吧?还是说想继续说谎?”

  “咳咳……”这一刻沈正耀是怕了,他真的感觉到云碧雪想杀他,脚底开始冒冷汗,心里忍不住发抖

  而且不知为何,此时的沈正耀根本就无法反抗,云碧雪捏的力道很有技巧,他连挣扎的资格都没有

  就在沈正耀窒息的瞬间,云碧雪一下子松开了他,他整个人便如软泥般滑在了地上,不断的咳嗽呼吸,几乎都是贪婪的呼吸空气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