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亦初感觉舒倾舞跟他想象中有些不一样,她更安静更沉默,没有大哭大闹,安静的仿佛不存在一样。

  虽然她穿的还是那种老旧的衣服,但好像通身都有了不一样的气质。

  韩亦初观察着舒倾舞,等着她的回答。

  舒倾舞消化了一下消息,她眼中闪过一道光芒,抬头对韩亦初淡淡的笑了下,“你给我点精神损失费,再给我重新找一处房屋住着就好。”

  韩亦初听着舒倾舞的话,再次诧异了起来,他的妻子真的跟他想的不一样。

  他以为她会哭会挽留,他甚至想着,如果这样的话,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?

  但是舒倾舞这样的回答,让他轻松的同时心又跟着沉了沉。

  他仔细看了眼舒倾舞,他发现她的神色自然,是真的很淡然很潇洒。

  韩亦初心里轻轻叹了口气道:“好,我这里是二百大洋,你先拿着,回头我再给你拿,我先安排人去给你找房子。”

  舒倾舞不客气的将韩亦初递过来的钱拿着。

  虽然她作为皇逸泽和云碧露的女儿,会的东西很多很多,但是这个民国时期具体怎么样,她也不是很了解。

  原谅她,e国总统民国一统的详细历史,她根本就没去了解。

  所以有钱做什么都很方便。

  韩亦初愿意给她多少,她就接收多少。

  韩亦初看着舒倾舞的视线都在他递过来的大洋上,好像再没看他一眼,他心里微微有些怪异。

  他想着,她既然喜欢,他再让人多拿一些给她。

  “以后……”

  还没等韩亦初说完,舒倾舞就赶快摆手打断他道:“你放心,以后桥归桥路归路,我不会再打扰你,见面,我也会装作不认识你。”

  韩亦初愕然了下,没想到舒倾舞会说出这样一番话,她潇洒的样子,让韩亦初心里一时间的感觉很复杂。

  他轻缓的解释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,以后你如果需要我的帮忙,可以来韩家找我,我若不在韩家,你可以写信给我,或者让人给我传话。”

  这下子,是舒倾舞诧异愣住了,她抬头看着韩亦初,他如墨玉般的眼眸里带着的是真切的关心。

  若不是舒倾舞确定此人要跟她离婚,她还真怀疑这人对她有感情呢!

  别人不都是分开后,恨不能再不认识吗?

  这个人怎么还一副好心,以后也想管她的样子。

  不过她舒倾舞可是皇倾舞,只要有本钱,她在这个年代也会生活的好好的,而且以她的身手,当个女军阀也是可以的。

  不过舒倾舞也没拒绝韩亦初的好心,“如果有事的话,我会找你的。”

  在军阀统治的时期,有个后台总比没后台强。

  舒倾舞看着韩亦初转身离开的背影,只觉得这个背影清贵优雅,如诗如画,很熟悉的背影,一时间让她也想不清在哪里见过。

  舒倾舞脑海里光芒一闪,“对了,那个韩……韩亦初,等一下。”

  韩亦初脚步一顿,转身看向舒倾舞。

  他就见舒倾舞提着裙子,如蝴蝶一样跑了过来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