舒倾舞吃饭动作很优雅,让韩亦初都有些诧异,仿佛她才是那个接受新思想的优雅尊贵女子。

  舒倾舞实在是无法忽略韩亦初的眼神,抬头看他,“怎么饭菜不好吃?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?”

  韩亦初叹了口气道:“抱歉,以前是我过于忽略你了,我跟你分开,也只是不想耽误于你,毕竟我们,我对你没什么感情。”

  舒倾舞点了点头,喝了口汤,然后擦了擦嘴唇,慢条斯理的开口道:“韩亦初,你真不用觉得愧疚,当初我们在一起,确实是奉母命才在一起的,如今你觉得不合适,分开也是正常的,晚分开,晚耽误时间。”

  舒倾舞现在才二十岁,对她来说,还很年轻,正大好青春,风华正茂。

  韩亦初听着舒倾舞这番话,心口的感觉更复杂了,心都跟着沉了沉,“倾舞,你……你是怪我的吧?”

  “不怪不怪的,我们以后都彼此追求各自的幸福。”

  舒倾舞说完这句话,她就感觉韩亦初沉默了,也不知道他是什么神色。

  吃完饭,丫鬟将东西都收拾了下去,舒倾舞很无聊,就翻出了一本书看。

  这个时代没有手机没有网,只能看书打发时间了。

  舒倾舞看了一本诗集,感觉挺美的。

  韩亦初还在旁边坐着,并没离开房间。

  舒倾舞想着,这里本就是韩家,他愿意在这里待着,她也没权赶走他。

  舒倾舞抬头看了眼韩亦初,感觉他静静地坐在那里,都是一道最美的风景。

  这样的美男子,如诗如画,绝艳出尘,出去了,一定很受欢迎吧?

  这个年代的女性并不是多么的守旧保守,接受新思想的名媛女子肯定会勇于追求自己的爱情。

  不知道韩亦初有没有被追。

  舒倾舞不得不承认,她看着韩亦初,脑海里都会勾勒很多版本的故事。

  韩亦初对上舒倾舞的眼眸,只觉得那里灵动无比,仿佛会说话一样。

  韩亦初神色动了下,“你喜欢看诗集?”

  “对呀,无聊时候看看。”

  韩亦初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妻子竟然能看懂那么晦涩的诗集。

  他想,他可能忽略她太多太多,他对她是一点都不了解。

  他甚至都不知道她穿高跟鞋走路都那么平稳。

  他不知道的是,舒倾舞灵魂里的皇倾舞,就算是穿着高跟鞋,走路奔跑打架都不会有问题。

  舒倾舞脑海里在想着,在这个年代如何赚钱开展自己的事业。

  无论什么时候,她都习惯依靠自己。

  时间一点点过去,舒倾舞看着韩亦初都没离开的意思,问道:“你不回去休息吗?”

  韩亦初还没等回答,就听到外面传来铿锵的脚步声,很有力。

  立马就有人来敲门。

  韩亦初脸色微变,起身打开门。

  “二少,大帅让您回去,如今关口遭受……军队的攻击,要侵占我们海关地牌……”

  舒倾舞只听了简单的几句话,后来韩亦初说什么,她没听见。

  不一会,韩亦初走了进来,他深深的看着舒倾舞,似乎要对她说点什么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