舒倾舞真的骨子里在这些方面跟白纸一样,懂的太少。

  她的眼眸迷蒙如水,媚眼如丝,脸上带着嫣红色,格外的迷人。

  韩亦初如玉的眼眸此时也染上了幽暗的光芒,带着吞噬一切的气息,他修长如玉的手顺着舒倾舞的曲线往下。

  此时韩亦初低头看身下的舒倾舞,只觉得她真美。

  舒倾舞气喘吁吁的,身体在韩亦初的手下如花一样绽放,全身如电流一样酥麻不已。

  “啊……韩……亦初……”

  “倾舞,叫我亦初。”

  此时舒倾舞理智都快被全身的火焰给烧没了,无意识的随着韩亦初开口,“亦初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韩亦初的嗓子都沙哑了起来,他的手指轻轻一动,舒倾舞身上的旗袍直接散落开了。

  韩亦初看着身下美丽的人儿,饶是再清心寡欲的人也是受不了的。

  他再不迟疑,低头深深的吻着舒倾舞。

  直到他一个下沉,直到两人彻底一体,舒倾舞都快落泪了,韩亦初温柔的吻去她的泪。

  原来这种感觉如此之美。

  他真后悔浪费了三年的时光,三年两人都未有这样亲密的一刻。

  韩亦初想将那些时光都补回来,给予的温柔又深沉。

  舒倾舞在脑海里炸开烟花的时候,迷迷糊糊的想,也许她和韩亦初的感情不到很深的地步,但是有好感,又是夫妻,所以两人就这么顺其自然的这样了。

  原来这种感觉是这样的,一开始疼,后来真的很快乐。

  她能感觉到,韩亦初很照顾她的感觉,努力让她也舒服着。

  后来两人相拥躺着。

  舒倾舞觉得很微妙很奇怪的感觉,仿佛因为这样最亲密的事情发生了,两人的感情也突破了那层障碍,就连他现在抱着她,她也自然了起来,不再如一开始那么扭捏。

  舒倾舞是真的累了,闭上眼睛准备睡觉。

  韩亦初身心满足,舍不得睡,紧紧抱着舒倾舞,在她耳边道:“倾舞,我真不该浪费那三年的时光。”

  舒倾舞迷迷糊糊的道:“你不是在上学吗?”

  “我可以找时间回来,我们可以早一点洞房的。”

  以前韩亦初只是不想对不住舒倾舞,没想到此时想来,真的浪费太多时光了。

  原来这样缠绵过,就会食髓知味,是她的身体太美妙了。

  舒倾舞心里感慨,三年前,她才十七岁好不好,那身子骨要是这样恩爱,会受不了的。

  现在她这个身体二十岁正合适。

  “现在不晚。”

  韩亦初低头吻了吻舒倾舞的唇瓣,“是呀,现在不晚,我会将缺失的时间都补回来。”

  韩亦初说这句话的时候,别有深意,眼底的暗光越发浓烈起来。

  但是他也知道舒倾舞累了,所以舍不得再折腾她而已。

  舒倾舞靠在韩亦初的怀里,不一会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舒倾舞醒来的时候,并没有韩亦初的身影。

  她心里虽然略有失落,但是她并不是自怨自艾的人。

  舒倾舞起床收拾自己一番,开始吃早饭。

  倒是丫鬟忍不住跟她开口道:“二少奶奶,二少爷对您可真是好,早晨离开的时候都嘱咐我们要照顾好您,别打扰您呢!还跟夫人说,不用您过去请安陪着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