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收拾好了后,舒倾舞看到镜子中完美的自己,然后翩然下楼,楼下的佣人们听到高跟鞋的声音,不经意间一抬头,都惊呆了。

  舒倾舞优雅潇洒的离开,佣人们还张大嘴巴没回过神来。

  “好美,那……那是谁?”

  “是我们二少奶奶吧!”

  “二少奶奶?啊,太美了,太好看了,我刚刚还以为出现幻觉,还以为看到仙女了呢!”

  “那么美,那么好看!”

  “怪不得,二少爷那么宠少奶奶。”

  “你们没瞧见二少爷对二少奶奶的样子,真的是含在嘴里怕化了,宠在手里怕摔着。”

  “有一天晚上我值班,听到二少奶奶的声音,那是被二少爷宠爱的声音,早晨,二少爷从来都舍不得叫醒少奶奶,二少奶奶喜欢什么,二少爷都会弄来,有时间,二少爷都会陪着少奶奶出去转一转……都从来没见二少爷对谁这么好过。”

  “可不都是说,二少爷不喜欢少奶奶,将她留在老家三年吗?”

  “传言不可信,眼睛看见的为实。”

  ……

  当舒倾舞踩着细跟高跟鞋,穿着一身舞裙,优雅明艳的走进宴会厅的时候,本来热闹的宴会厅刹那间有些鸦雀无声。

  除了音乐响,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看向舒倾舞,甚至都有倒抽口气的声音。

  大家第一眼几乎都没认出来这就是舒倾舞,韩家的二少奶奶。

  舒倾舞将众人的神色看在眼里,也将林淡佩张大嘴巴,愕然的神色看在眼里。

  她嘴角勾起优雅的笑容。

  接着,她将目光落在韩亦初的身上。

  她发现,韩亦初的脸色有些沉。

  她嘴角微动,从韩亦初的面前走过,朝着台上走去。

  韩亦初看着舒倾舞如一阵风一样从面前飘过,只留下淡淡的清香,他想伸手抓住,可是她的裙摆从他手中飘过,如风一样让他抓不住。

  韩亦初的心产生了一股慌乱感,心都漏跳了一拍。

  她是舒倾舞,他的舞儿,可是他从来不知道,她可以美成这样。

  韩亦初真的很想很想将她藏起来,不让任何人看到。

  他看到别人看她时那惊艳的目光,让他的心都滋生了黑暗。

  他看向林淡佩的时候,眼底带上了杀意。

  林淡佩感觉到幽寒的视线,顺着感觉看过去,就对上韩亦初杀气凛然的寒光,林淡佩何曾见过这样的韩亦初,一瞬间吓的脊背都生出寒气来。

  她无法相信,为什么韩亦初对着舒倾舞就能那么温柔那么好,可是看她的时候,就是这么冰冷,好像要杀了她的样子。

  那嗜血的杀意,让她真的害怕了,手都哆嗦着,拿不稳水杯。

  “啪!”的一声,舒倾舞手中的水杯一下子掉落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  这一个声响,让大家从震撼中回过神来,也从舒倾舞的身上移开视线,但很多人还会不由自主的去看舒倾舞,他们实在是没见过这么美,美如妖精的女子。

  韩亦初只是一个杀气十足的视线落在林淡佩身上,转而继续将视线落在舒倾舞身上。

  他发现这时候舒倾舞坐在了钢琴旁边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