舒倾舞不明所以,眼眸湿润的看着韩亦初,“亦初-”

  韩亦初本就全身因为想要疼的厉害,他当时都恨不能撕碎舒倾舞,狠狠的爱她。

  此时再听她娇柔的喊他的名字,眼眸湿漉漉的,如花朵一样,等着人采撷。

  这样的样子,也让他想起以前缠绵时,她被他磨的哭泣着求他时的样子。

  想着想着,他身体里燃烧的火焰越来越浓,眼眸都黑沉了下,喉咙上下滚动了两下。

  他觉得自己快炸开了。

  一进卧室,韩亦初就将舒倾舞给抱在床上,然后倾身深深而用力的吻上。

  舒倾舞这才明白韩亦初刚刚的神色是为何。

  “亦初……唔……亦初……”

  舒倾舞娇柔的叫着韩亦初的名字,那声音娇媚无力,比最厉害的情药都管用,刺激的韩亦初全身发疼。

  韩亦初吻的越来越深,舒倾舞完全受不了的磨蹭着,娇喘微微。

  这可是大白天的,而且府邸另一边可是在举办宴会。

  原来他带自己出来,如此迫不及待是因为这个。

  韩亦初一个用力,将舒倾舞身上的舞裙一下子就撕裂开……

  看着身下如此美的人儿,韩亦初都想一下子将她拆吞入腹。

  舒倾舞坦诚着,这样被韩亦初看着,他灼热的视线几乎都灼烧了她的肌肤。

  饶是之前一直被韩亦初爱着,亲密的时候很多,这时候,舒倾舞还是不习惯的。

  “亦初,别……”

  “舞儿,我的舞儿很美……”

  舒倾舞微微挣扎着,韩亦初很用力的抱住她,“舞儿,你乖一点,乖一点,否则我会让你几天下不了床。”

  他感觉到全身的火焰,全身的渴望是那么的浓烈。

  他会控制不住的,他还真怕控制不住伤了倾舞。

  他现在都隐忍的太厉害了。

  舒倾舞听着韩亦初的话,真的乖乖不动了。

  她还真怕被韩亦初爱的下不了床。

  他在这方面有多疯狂,她是清楚的。

  看着舒倾舞乖巧了,韩亦初低头继续吻着他。

  韩亦初低声叹息般在舒倾舞的耳边道:“舞儿,你是我的,是我的……”

  舒倾舞听着韩亦初霸气的话,嘟嘴道:“我本来就是你的嘛!”

  “舞儿,以后不许再穿那样的衣服了。”

  “又不是我想穿的,是有人爱慕你,让我跳舞,我总不能出丑吧!”

  韩亦初想到林家,眼底闪过幽暗的光芒,以后要设立一条规定,再不允许林家进入韩府。

  “真想将你藏起来,让谁都看不到你。”

  舒倾舞娇喘微微的道:“你这是限制我的自由。”

  “舞儿,你是我的,谁都不能抢你。”

  舒倾舞不甘示弱的道:“那你也是我的。”

  “好,我是你的,一直都是你的,乖,别太用力咬着……”

  舒倾舞让自己放松下,接纳韩亦初。

  韩亦初是真的控制不住,在宴会的时候就想了,这会总算是能好好释放一下火焰。

  他知道,他对他的妻子是欲罢不能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