舒倾舞不动声色的观察周围的情况和形势,想着办法。

  南宫肃似乎都能看出舒倾舞心里想什么,他眼中光芒一闪,薄唇轻启,开口道:“你不用想什么办法离开,这节车厢上都是我的人,你就算是身手功夫再厉害,也不可能一时间对付这么多人,何况我们现在已经离开了北方韩家的地牌,马上就能到达我们南宫家的地方了。”

  舒倾舞眼眸瞪视着南宫肃,“卑鄙,打不过就用这种办法抓人。”

  南宫肃无论是舒倾舞说什么,都不生气,仿佛脾气极好一样,“无论什么方法,有效果不就行了,就像是打仗作战,别人看的是最后的结果而不是过程。”

  “南宫肃,你休想用我来要挟亦初。”

  舒倾舞冰冷的开口说着,她不担心自己的安危,这时候她首先担心的就是韩亦初。

  韩亦初对她的感情如何,她完全清楚。

  所以舒倾舞最担心的就是韩亦初。

  南宫肃看着舒倾舞一心都在韩亦初身上,神色冷沉了下来,“你现在首先担心的应该是自己。”

  舒倾舞淡淡笑了笑,看着南宫肃道:“我不担心自己,虽然我现在在你手里,但是我的性命可是掌握在自己手里,不是吗?”

  她可从来就不受威胁的,再任何时候都能淡然处之,更何况,南宫肃能不能困住她,还不一定呢!

  她身上还有很多技能都没使用出来。

  南宫肃听到舒倾舞这样一句话,脸色瞬间沉了下来,“你是在威胁我!”

  “没有威胁你,南宫大少爷想必也是不怕威胁的。”

  南宫肃被气急了反而笑了起来,“舒小姐,还真的是伶牙俐齿。”

  舒倾舞看着南宫肃笑,只觉得这个南宫肃完全不按常理出牌,她若是将他激怒了,说不定还能试探出什么来,可是偏偏南宫肃心性稳定,自始至终都是优雅从容的,都让人看不出他是不是在生气。

  舒倾舞撇嘴,不说话,她将头转过,看向窗外,脑海里想的是韩亦初。

  这个时代最让人焦急抓狂的就是没有手机没有网络,所以她现在也无法跟韩亦初传递消息。

  南宫肃看着舒倾舞不再说话反而沉默了下来,神色幽幽,须臾开口道:“在想韩亦初?”

  “他是我的老公,我不想他想谁,难不成还想你?”

  舒倾舞毫不客气的讽刺南宫肃。

  她没想到南宫肃会接着回道:“韩亦初能给你的,我也能给你,还会比他给你的更好,你为何不试试!”

  舒倾舞冷不丁听到这样一句话,一下子惊吓住了,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住。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舒倾舞咳嗽着,南宫肃还给她递了一杯水。

  舒倾舞更是惊恐的睁大眼睛,她仔细的看南宫肃,发现他的神色认真,不像是开玩笑。

  舒倾舞用手指着他,不敢置信的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她以为南宫肃抓她是为了对付韩亦初的,难不成,难不成此人是另有打算?

  舒倾舞嘴角抽了抽,“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