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亦初一身军装,如风一般朝着平日所住的府邸楼内而去。

  韩府的下人们看到二少,都觉得清风拂面,即使见过无数次,他们很多人见到二少,还是会忍不住惊艳,忍不住在心里感慨,二少的容貌真的是惊为天人,怪不得那么多名媛小姐们都爱慕二少。

  可是二少的心里只有二少奶奶,别的女人他都看不到。

  但是大家想到二少奶奶,神色各异,从昨晚到今天下午,都快一天一夜没见到二少奶奶了。

  他们这些外院的下人们是不能过问主子事情的。

  更何况如今二少奶奶忙着外面的事情,也许是很忙。

  只有韩亦初居住楼内的丫鬟们焦急异常,二少奶奶昨晚没回来,她们是真的担心不已。

  她们都跟管家报备了。

  不知道管家怎么跟韩大元帅给说的,她们是见识过二少爷如何宠二少奶奶的。

  那真的是百炼钢化为绕指柔,是那种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摔着的感觉。

  所以当韩亦初走进楼内的时候,所有的丫鬟都是战战兢兢的。

  韩亦初神色清冷,目光柔暖,整个人都仿佛铎上了最动人的光晕,有一种出尘温柔的气息。

  韩亦初将外套脱下。

  一丫鬟战战兢兢的上前接过韩亦初的外套。

  韩亦初温声道:“少奶奶呢?”

  那丫鬟听到二少爷问,吓的大气也不敢出。

  韩亦初神色温润,但是看到丫鬟的神色,脸色微变,“少奶奶呢?说!”

  “回二少爷的话,从昨天晚上开始,少奶奶就没回来,我们就没看到少奶奶了。”

  韩亦初脸色大变,他向前横跨了一步,幽寒的开口道:“你说什么,再说一遍!”

  那丫鬟感觉到空气中森冷的寒气,颤抖了下,硬着头皮开口又说了一遍。

  韩亦初这一瞬间只觉得心都空了,他感觉到了尖锐的疼,而且疼的厉害。

  韩亦初的头也跟着嗡嗡的响着。

  他强撑着精神,将所有的细节都过问了一遍。

  接着,韩亦初一巴掌拍在旁边的桌子上,整个桌子都跟着震了下,花瓶一下子从上面掉落下来,碎成碎片,整个空气中都流动着暴风雨的气息。

  韩亦初冷厉的道:“来人!”

  外面守卫的两个侍卫进来了,“二少!”

  “将刘管家给我提过来。”

  “是!”

  在韩府,刘管家是跟在韩大元帅身边的人,曾经也有功,这些年大家都对他很是恭敬,但是下人就是下人,主子就是主子,二少下令,他们就要将刘管家给提着来。

  刘管家本来看到两个侍卫,还不当回事,拿捏姿态,“你们不好好巡逻守着,来这里做什么?”

  “刘管家得罪了,二少让我们提你过去。”

  说着,两人再不废话,提着这个人就匆忙的去见二少。

  刘管家直接就懵了,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,已经站在了二少韩亦初的面前。

  刘管家看着眼前森冷冰寒的一张脸,心里咯噔一跳,“二……二少爷!”

  韩亦初二话不说,直接一脚踹向了刘管家,将他踹倒在地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