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完,韩亦初就匆匆忙忙的转身离开了。

  韩大元帅看着自己儿子的背影,无奈的头疼了起来,这孩子一点不像他,他就不懂什么叫痴情痴心。韩大元帅在心里叹惜,早知道,他就应该让人好好看着舒倾舞,可是那孩子很有主见,她什么事情都自己做打算。

  他甚至想,不应该让她出去忙那些事情。

 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用,关键是,他的儿子一定不要有危险。

  这个儿子是他的骄傲,韩家的家业他也是早准备交到这个孩子手中的。

  韩亦初根据线索,带着人坐火车悄然去南方南宫军阀之地。

  ……

  而另一边,舒倾舞一路上故意使劲折腾南宫肃,但是没用,南宫肃一路上都很好脾气。

  她吃的喝的用的都给她最好的,但是就是看的很严,不允许她逃跑。

  而且她的体力一直都没恢复,也不知道南宫肃给她下的什么药,虽然能自己吃饭,但是活动起来,就会虚软无力。

  南宫肃看着舒倾舞握成拳头,恨意深深的样子,他觉得,如果舒倾舞恢复体力,会不会第一个想杀了他?

  这一路上,他靠近她的时候,她很多次都试图近身杀了他,但是她的力气太小了,跟挠痒痒一样不管用。

  “你不会就这么打算一直让我这样?”

  “我们马上就到了,等回到南宫家后,你的体力就会恢复过来。”

  南宫肃对南宫家府邸的戒备守卫还是很自信的。

  舒倾舞听到马上就到了,脸色就变了,这说明她已经到了南方,离北方离她的亦初越来越远。

  她真的很害怕再见不到韩亦初了。

  一路上舒倾舞甚至都在想如果知道自己不见了,韩亦初会如何,他会不会非常着急。

  舒倾舞也担心着韩亦初。

  每次舒倾舞想韩亦初的时候,南宫肃的脸色都会冷下来,“你想韩亦初也没用,也许知道你来了北方后,他会再娶。”

  舒倾舞脸色一白,她豁然转头恨恨的瞪着南宫肃,“你胡说,他不会这样的,他很好,我不允许你说他不好。”

  顿了下,舒倾舞稍微有些冷静了,她喃喃低语道:“只要是他好,再娶又如何。”

  虽然她自己心情低落,但是她还是想让韩亦初开心的。

  南宫肃听到舒倾舞的话,都觉得很不可思议,这个女人莫不是傻了,“你既然在乎韩亦初,怎么会愿意他再娶别人。”

  “我就说了你不懂感情,若是喜欢一个人,根本就不是掠夺,而是希望他过的好。”

  南宫肃不懂,也不打算懂。

  很快火车到了,南宫肃带着舒倾舞坐车要回韩家。

  舒倾舞总算是看到了一些市民,她故意磨蹭,想着让多点人看到她,这样如果韩亦初想找到她,会不会多点线索。

  就算是到了现在,舒倾舞心里也是抱着希望的,她和韩亦初在一起的时间不长,她舍不得和他分开,她还想和他有更多的日子相处。

  那些甜蜜的时光一直伴随着她一路,否则她真担心在南宫肃身边坚持不下来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