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婉越想心里越酸涩的疼。

  她多想,韩亦初宠的是她爱的也是她。

  每一次她派人打听北方韩亦初的消息,都是说韩亦初如何如何的对他那个妻子好。

  说韩亦初平日除了忙事情,有时间都是陪着他妻子。

  都说他对她妻子是疼在了骨子里,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摔着。

  一想,南宫婉心里又涩的难受,闹脾气一般对身前的两个丫鬟道:“难道对你们来说,我还比不过一个北方的女子,别说她还没身份,只是我哥哥带回来的,就算是有身份,我想见,就一定要见。”

  舒倾舞眸光微凝,觉得南宫婉就像是被宠坏的小孩子一样。

  她看了看周围,并没有人发现什么,但是她还不能轻举妄动将南宫婉给打晕,那样会惊动暗中巡逻的人,她们也会跟着暴露。

  舒倾舞一瞬间脑海里分析出很多情形,接着她豁然抬头看南宫婉。

  南宫婉看着这个丫鬟很大胆,就这样对上了舒倾舞的眼睛。

  舒倾舞赶快集中精力进行催眠。

  这种催眠最耗费人的精神,舒倾舞的额头都冒出了细细的冷汗。

  可是为了和韩亦初重逢,她咬着牙强撑着,忍着任何不适。

  南宫婉被催眠后就朝着前面走去了。

  舒倾舞松了口气,身子晃了晃。

  旁边那暗线丫鬟还没回过神来,震惊不已,二少奶奶真的好厉害,她都不知道二少奶奶用了什么办法。

  她震惊的时候,看到二少奶奶身子晃了晃,她吓了一跳,赶忙扶住,压低声音道:“二少奶奶,您……没事吧?”

  舒倾舞咬了咬下唇瓣,摇了摇头,“我没事,我们快点离开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经过最前院的时候,暗线交接,是一个前院管家故意开口道:“磨蹭着什么,跟我来。”

  一路上惊险的一步步暗线交接,舒倾舞终于从后门离开了。

  等她来到韩亦初的面前时,她都忍不住鼻子酸涩,都有种想流泪的冲动。

  韩亦初更是全身发颤,一直窒息的心在看到舒倾舞的时候,仿佛活了过来。

  他全身狠狠的颤了下,僵硬着身子,如墨玉般的眼眸闪过惊喜激动的光芒,那样毫不掩饰的神色,却也慢慢的,眼眶也跟着湿润了。

  他喉咙艰涩的滚动了两下,然后几步快速向前,一把抱住舒倾舞,紧紧的抱住,手臂都砸的很紧。

  “舞儿,舞儿,我的舞儿……”

  韩亦初将头埋在舒倾舞的脖颈处,湿润的气息都落在她的脖颈。

  舒倾舞感觉到韩亦初的情绪,也闭了闭眼睛,哽咽的道:“我好想你,好想你。”
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  只有这三个字,韩亦初不断的重复着,仿佛除了这三个字,他不知道再说什么,还能说什么。

  他的情绪都满满地,恨不能将舒倾舞融进身体里,再不分开。

  眼下激动归激动,韩亦初依依不舍地放开舒倾舞,握住她的手道: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赶快离开这里。”

  舒倾舞点了点头,可是刚离开韩亦初的怀抱,整个人一下子就这么晕了过去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