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亦初的力量很大,而且又熟悉舒倾舞的敏感处,只是稍微撩拨,舒倾舞就有些受不了。

  舒倾舞虽然是现代人,但还是很保守的,脸皮太薄,她怎么能接受在这里。

  虽然这里是包间,不会有人看到,不会有人听到,但她就是心里羞涩。

  舒倾舞可怜兮兮的道:“亦初,我们……我们回家好不好?”

  舒倾舞带着娇软哭泣的声音,求饶的样子,不但不会降火,反而会让韩亦初身上的火焰越发的浓烈。让他更是情动的厉害,“舞儿,乖一点。”

  舒倾舞其实被韩亦初撩拨的也是想的,只是她还是害羞。

  “你……你就是欺负我……”

  韩亦初看着舒倾舞明艳动人的样子,心都醉了一样,他清雅的一笑,整个人仿佛灼灼玉兰花,如玉无双,出尘绝世。

  舒倾舞都看呆了,很难想象,这样的他,此时正是在做撩拨她,要爱她的事情。

  一个人的气息也可以这样分成两面吗?

  韩亦初低头在舒倾舞的耳边轻柔道:“舞儿,我无法忍住不欺负你,你这个样子,只会让我想狠狠的欺负你。”

  听着韩亦初这样的话,舒倾舞脸都红透了,“你……你怎么说这样的话。”

  “原来舞儿不喜欢听我的实话。”

  韩亦初看着她娇柔明艳的样子,简直是最动人的,他已经情动,怎能放开这样的她。

  韩亦初动手,脱她裙子里面的衣服。

  舒倾舞感觉此时她的大脑都无法思考了,“你……你这么疲惫,要休息……”

  这会她都没怎么有力气,想推开韩亦初的手都那么绵软,也或许她心里是渴望的,所以潜意识里不想推开。

  “乖,你是我的良药,待会我吃饱了,就能睡得着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舒倾舞没忍住发出声音来。

  火车颠簸中,再加上这样的姿势,感觉强烈的让她整个人都要炸开。

  舒倾舞彻底没力气的倒在韩亦初的怀里,脸都红透了。

  “亦初……”

  舒倾舞在无措的时候,总会本能的呼喊着韩亦初。

  韩亦初低头轻柔的吻着舒倾舞的眉眼,然后是她的唇瓣,怜爱温柔,目光带着鼓励。

  舒倾舞是真的没力气动。

  韩亦初神清气爽后,给两人收拾了下,给舒倾舞穿戴好整理好,然后重新抱着她。

  吃饱后的韩亦初神色都有一种餍足的感觉。

  本来精神紧绷着,这会也放松了下来,那颗躁动的心也跟着平静了。

  韩亦初这样坐着抱着舒倾舞,缓缓闭上眼睛休息了会。

  他已经两天两夜没休息了,是真的累极了。

  舒倾舞看着他闭上眼睛疲惫的神色,都心疼,两人彻底融为一体的那种感觉很强烈,让她心里其实都欢喜。

  因为这样的感觉,让她能从心里感觉到,他们是属于彼此的。

  舒倾舞最害怕的就是这样的一切是梦,梦醒后,她怕她会受不了的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