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亦初听到赫连蔓突然冒出的这么一句话,很用力的一把将她扯进自己的怀里,紧紧的抱着。

  韩亦初的手臂本就很用力,这会抱着赫连蔓,让她身子都跟着有些疼。

  韩亦初沉声道:“不准说这些奇怪的话。”

  “好,不说就不说,不过皇倾舞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人。”

  韩亦初这几天听赫连蔓提过好几次皇倾舞,所以就算是没印象也有印象了。

  赫连蔓是真心那样觉得才说的,她还专门了解过皇倾舞呢,是个特别努力的人。

  她似想到什么,心里泛起苦涩的滋味。

  从那天她带韩亦初回家吃饭的时候,她的母亲就剧烈的反对她和韩亦初在一起。

  她不愿意,她不舍,可是她的母亲竟然以死相逼。

  赫连蔓贪恋的继续和韩亦初相处,但是她总觉得,她和韩亦初在一起的时间会越来越少。

  而且她要面对的很多事情也极为复杂,还有她的身体情况。

  这些她都不愿意跟韩亦初说,她只能自己承受着。

  但是她看到了皇倾舞,她觉得,如果她离开了,有皇倾舞在韩亦初身边,会好的吧?

  因为那是个好姑娘,而且她作为女生,能感觉到,皇倾舞是喜欢韩亦初的,是那种真心的喜欢。

  韩亦初的心有些沉沉的,这几天心里总有一种沉郁的感觉,让他也说不上来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  他不是花心的人,他觉得有了赫连蔓做女朋友,他就要一心对赫连蔓。

  别人再好,他也是不准备考虑的。

  两人各怀心思,谁也不知道对方的心里想法。

  ……

  皇倾舞在看到韩亦初开心的样子,随着时间的推移,心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。

  爱到深处,其实不是掠夺,而是希望对方好。

  所以她觉得只要能看到韩亦初就好了。

  秋去冬来,整个校园里也下了一场雪。

  皇倾舞穿着羽绒服走出宿舍楼,她搓了搓手心,继续朝着学校楼走去。

  林微悦知道,皇倾舞从秋季到冬季,都雷打不动的每天出去,无非就是希望能多碰到韩亦初。

  她其实很不理解皇倾舞的感情,喜欢一个人能喜欢到这种程度吗?

  明明知道看到的是韩亦初和他女朋友秀恩爱,可她偏偏要去找虐。

  林微悦都替皇倾舞心疼。

  但是她还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,那就是每次皇倾舞见到韩亦初回来后,她的神色就会变的好很多。

  不是被虐吗?为什么她会心情好?

  林微悦不知道的是,皇倾舞心中的爱,是一种无私博大的爱。

  梦里,她没守护好他,他为她而牺牲而痛苦,这一世,他在开心,皇倾舞自然也跟着开心。

  她甚至都爱屋及乌的觉得赫连蔓也很好。

  若是让林微悦得知她这个想法,都会觉得她痴狂的疯了,所以皇倾舞的这些想法无法告诉任何人,只能藏在心口。

  ……

  这一天,大雪纷飞,晚上八点多的时候,林微悦激动的跑回宿舍道:“倾舞,快快,楼下韩亦初在哪,他在那等着,说是要找你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