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瑶瑶听着,觉得挺好笑的,也不把她们的话放在眼里,这些店员无非就是妒忌她,她不会跟她们计较的

  这些店员不知道,当某一天,她们在电视上看到总统就职和大婚的场景时,看到总统夫人的身影,差点吓晕过去

  就在两人看衣服的时候,一个声音陡然冒出

  “雅,真的是你吗?”

  听到这句话,段馨雅身体一僵

  白瑶瑶看着六姑的反应,再顺着声音看去,只见对面玻璃外站着一个儒雅成熟的男子

  男子手边还挽着一个姑娘

  白瑶瑶脑海里立马闪过一连串的剧情,将各种可能都猜测了一下

  “雅,真的是你?”那男子激动的眼中含泪,上来就要拉段馨雅

  “高纪奉,你放开”

  “我不放,雅,五年了,我以为,以为你……”

  “以为我怎么了?我跟你已经没关系了”

  段馨雅一把挣脱开此人,就赶快往外跑

  那个男人焦急的想追,却被白瑶瑶给拦下了,“这位大叔,你想追我们六姑,也要看看我们六姑愿意不愿意”

  说完,便去追段馨雅了

  而跟着男子的那个姑娘也反应过来,开始朝段馨雅大叫:“婶,婶……”

  上了车,等车开一半时,段馨雅对白瑶瑶道:“那是我曾经刻骨铭心的感情,是我深爱的人”

  “六姑,你别难过,我以前不也有一段过去吗,我也走过来了”

  段馨雅神色带着伤感,“瑶瑶,我和你还不一样”

  段馨雅没说,白瑶瑶也没去细问,只是握着段馨雅的手,给她无声的安慰

  晚上吃完饭,段炎昊又厚脸皮的跑到白瑶瑶的卧室

  白瑶瑶这次没赶他,而是让他坐过来

  “瑶瑶,我就知道你是想我的,我也很想你”说着,就要动手动脚

  白瑶瑶按住段炎昊的手,“我是要问你个事情,六姑以前是不是有过一段刻骨的感情?”

  “应该是有过,六姑其实比我大不了几岁,但是为长辈,她在我身上,就像母亲,像长姐一样的角色,我很敬爱她,当年的事情,我不太清楚,只知道六姑离开了家几年回来后,人就变了,爷爷下了令,段家没人敢议论”

  “也就是说你也不知道?”

  段炎昊摇头,“我确实也不清楚”

  第二天,或许因为昨天的事情,段馨雅情绪不高,一直待在自己屋子里

  白瑶瑶有些担心,段老爷子和段炎昊都说,暂时让她自己冷静冷静

  在家待了几天也挺无聊的,某一天晚上,大家都睡了,段炎昊敲了敲她卧室的门

  白瑶瑶刚洗完澡,打开门看着段炎昊道:“你不回房间睡觉?”

  段炎昊看着白瑶瑶如出水芙蓉的样子,眸光暗了暗,努力才压下身上蹿出的火焰,他缓缓开口道:“我带你去一个地方”

  “现在都晚上八点多了”

  “是很重要的事情”

  说着,段炎昊就要拉白瑶瑶的手

  白瑶瑶看着段炎昊这样认真的神色,凝神点了点头道:“你等我会,我换个衣服”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