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倾舞说着,都是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韩亦初。

  韩亦初看着皇倾舞这样的眼神,心底的善良和柔软让他说不出冷漠拒绝的话,总归就是他忙一点,反正今天晚上他心情不是很好,忙一些,不会想那么多事情。

  韩亦初轻声问道:“你想吃什么夜宵?”

  听到韩亦初答应,听到他轻柔的声音,皇倾舞的心都激动了起来。

  这种感觉真好,他是她的,视线里只能是她,还会问她吃什么。

  皇倾舞觉得,就是为了这句话,她也能高兴很长时间。

  一开始,她只是要要让这里所有人真正将她当女主人对待,因为韩亦初的态度代表了她的地位。

  不过此时,她是真的想吃韩亦初做的饭了。

  “你做的夜宵,我都吃。”

  韩亦初看着皇倾舞这么信任他的样子,有些无奈有些想笑,“就不怕我做的不好吃。”

  “在别人眼里不好吃,在我眼里就是最好吃的。”

  皇倾舞说这句话也是意有所指。

  也是说,赫连蔓舍得离开韩亦初,舍得伤害韩亦初,不把韩亦初当回事,她皇倾舞可不会,在她眼里,韩亦初就是最好的。

  不得不说,皇倾舞刚刚这句话,还有那认真的神色,让韩亦初冰冷的心渐渐有些融化。

  那些伤心也被冲淡了许多。

  他想,也许他冲动下的决定是对的。

  他最担心的是让身边的人不高兴,他觉得他那么冲动对皇倾舞不公平。

  可是冲动后再恢复理智,就如同皇倾舞说的那样,撩拨后不负责任就是耍流氓。

  所以,他只能负起责任来。

  韩亦初挽起衣袖,走进厨房道:“你们都先退下吧!”

  佣人们看到韩少亲自做饭给少夫人,都惊呆了。

  她们的心思转了转,想着,以后可不能怠慢少夫人,要好好伺候着。

  皇倾舞看着韩亦初在厨房忙碌的背影,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了起来,目光有些痴然有些凄楚。

  梦里的最后一幕,让她太痛。

  好在,此时她能靠近他了。

  皇倾舞想着,眼中就闪过坚定的神色。

  她将情绪控制好,然后也跟着走进厨房,她看着韩亦初的刀工,就觉得很厉害。

  每次她父亲都会做饭给她母亲吃,那时候父亲的脸上都会带着满足的笑容。

  以前小时候她不懂,明明家里有佣人,为什么父亲会亲自下厨,而母亲吃着父亲做的饭就会多吃呢?现在她看着韩亦初在做饭,她就能明白父母的那种感情。

  这不是简单的做饭,而是融入了感情,一个人愿意为你洗手做羹汤其实是多么美好的事情。

  她现在的心就是甜甜的滋味。

  韩亦初专注的忙着,并没注意到皇倾舞也进了厨房,等他炒菜的时候,身后突然冒出一个脑袋来,还吓了他一跳,“你怎么跑进厨房了?”

  “我看你这么辛苦,我来陪你说说话。”

  韩亦初面对这句话,都不知道如何反应,果然她不按常理出牌。

  皇倾舞看着韩亦初沉默,她就不喜欢看他不高兴的神色,她眨了眨眼睛,等他炒好菜后,她踮起脚尖猛然亲了下韩亦初的脸颊,“谢谢你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