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倾舞想,以前是因为他有女朋友,她忍着那些疼痛和难受。

  谁让她到来的有些晚,他都已经有了女朋友。

  那会心里只想着让他好,让他开心。

  她其实心痛了好几个月,从秋季到下雪的季节。

  可是现在,他们在一起了,他主动来找她,要在一起的,不是她去找他的。

  所以他怎么能伤她呢?

  皇倾舞说的这句话是非常非常认真的。

  韩亦初都能感觉到她话语里的认真,他神色冷凝了起来,嘴角带起苦笑,他可是记住了,以后不能伤她的。

  韩亦初顺着皇倾舞的话道:“我以后会好好表现的。”

  听着韩亦初这样说,皇倾舞心里这才好受了一点。

  她的心其实还是很疼,可是再冲动再激动,那股疼还在,她只能慢慢慢慢的调整自己的情绪。

  看着皇倾舞情绪好多了,韩亦初缓声开口道:“很晚了,你看你眼睛都肿了,休息,好不好?”

  皇倾舞忍着心口的情绪,点了点头,“你去你的房间吧。”

  韩亦初本来是要陪皇倾舞一起睡的,甚至都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  可是看她突然排斥拒绝的样子,韩亦初的心有些苦。

  他身体僵硬了下道:“好,你早点休息,如果有什么事,再叫我,只是别再自己消失了。”

  皇倾舞点了点头。

  韩亦初还是有些不放心皇倾舞,他伸手给皇倾舞擦去眼角的泪痕,犹豫了下,喉咙动了下,开口道:“我可以陪你的。”

  皇倾舞愣了下,却摇了摇头,“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。”

  她现在情绪很不好,不想用他陪着,她想一个人待会的。

  韩亦初这才起身离开了卧室。

  韩亦初离开后,皇倾舞一个人躺在床上,心里痛的开始哭。

  她不想让人发现,她只是自己一个人闷着哭,不发出声音来。

 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,皇倾舞累了,去洗手间洗了个澡,然后再躺下。

  她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

  为什么心要这么疼,可不可以少疼一点。

  因为之前也没吃药,皇倾舞真的就是一夜未眠。

  她就这样睁着眼睛,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,一直到早晨。

  她早早起来,下楼的时候,看到韩亦初已经在沙发上坐着了。

  韩亦初听到脚步声,看向皇倾舞,看到的就是她一副行尸走肉的样子,眼睛也红红的,还是肿着的。韩亦初神色微变,他站起身走到皇倾舞身边,蹙眉看着她,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皇倾舞迟顿般眨了眨眼睛,“我怎么了?我没事呀?”

  “你的样子是不是生病了?”

  韩亦初还想说,她是不是又哭了,可是他的喉咙滚了滚,艰涩的说不出话来。

  好像是因为他,她才哭的。

  他也不知道,一个女人的眼泪会这么多。

  皇倾舞是一夜间将情绪发泄出来,她以后不想再有软弱的情绪了。

  皇倾舞笑了笑道:“我怎么会生病!我没生病,我要去学校了,还要上课。”

  “吃早饭,厨房已经做好了,吃完早饭,我开车带你回学校。”

  皇倾舞认真的看韩亦初,“送我去学校,你难道不怕别人看到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