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倾舞哽咽的道:“我那是玩笑的话,当时都把你吓着了。”

  “回家,好吗?我们重新开始,我让你光明正大的睡,好不好?”

  韩亦初也是第一次对一个人说这么多的话,流露这么多的情绪。

  也是第一次说这么露骨的话。

  但是一本正经说出来,不会让人笑,反而只会让人的心都跟着悲伤。

  韩亦初只觉得,之前脑海里闪现的那些场景,还有皇倾舞以前说的话,现在哭的神色,都在告诉他,他必须抓住眼前的女子,否则他会后悔的。

  韩亦初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,但是他相信此时的这种感觉。

  他不愿意让自己后悔。

  何况他看着她哭,确实心里难受,这种感觉骗不了他。

  皇倾舞沉浸在激动中,哪怕他记不起来也不要紧,因为她现在真的确定了,前尘往事不是她一个人的梦,不是她一个人的经历。

  真的是他呢!

  这一次,她确定,她找到了,找到了她要找的人。

  在韩亦初紧张忐忑中,皇倾舞一把抱住韩亦初,只是哭着道:“真的是你,是你……”

  皇倾舞泣不成声。

  韩亦初抱着她,只觉得每一次,他都让她哭,可是他现在不想让她哭了。

  皇倾舞很用力很用力的抱着韩亦初,仿佛要用尽全部的力气。

  哭的厉害了,皇倾舞还用牙齿狠狠的咬韩亦初胸前的肌肤。

  韩亦初里面穿着一件衬衫,外面是一件风衣。

  此时皇倾舞这样咬着,他感觉有些微疼,也倒抽了口凉气。

  但是他没动,似乎要让皇倾舞咬个够。

  通过她咬的力度,他也知道她是恨极了他。

  韩亦初抱着皇倾舞,给她时间,让她慢慢平复情绪。

  等她许久平复好情绪后,韩亦初温柔的道:“回家,我给你包饺子,虽然你吃过晚饭了,当夜宵吃好不好?”

  皇倾舞再没理由拒绝,何况,她终于找到了他。

  当时在民国时期,他们生命最后一刻的时候,她也说了,来生,她要好好爱他的话。

  所以她自然要跟着韩亦初回去的。

  皇倾舞点了点头,“嗯,你以后不要让我伤心,再有一次,我就要彻底忘记你。”

  皇倾舞说的是认真的,她的心经不起折腾和伤害。

  韩亦初心颤了下,“我知道,不会的。”

  就这样,两人仿佛和好一样,韩亦初带着皇倾舞离开了学校广场。

  一回别墅,韩亦初就让佣人带皇倾舞去洗个澡,给她换身衣服。

  韩亦初简单的换了衣服,洗好手,开始亲自揉面准备包饺子。

  虽然有点晚,但是他也要亲力亲为。

  总要做出点用心的事情,才能哄好自己的妻子吧!

  是的,妻子,在重新将皇倾舞带回家的时候,要重新开始的时候,他就在心里承认这个妻子了。

  佣人带着皇倾舞去浴室,要照顾皇倾舞洗澡洗漱。

  皇倾舞不喜欢让人照顾,“你先下去吧,我自己可以。”

  “少夫人,你就让我伺候吧,你不在的时候,少爷的心情也不好,我要是照顾不好你,少爷回辞退我的。”

  皇倾舞听着这句话,愣了下,“我不在的时候,他还想着我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